首頁 > 文章 > 時政 > 時代觀察

錢昌明:香港的“法治”何在?——再論特區政府必須落實《基本法》第23條

錢昌明 · 2019-07-03 · 來源:烏有之鄉
收藏( 評論( 字體: / /
境外的反華勢力是不甘心我們中國的長治久安的,它們必將長期與我們作對并進行搗亂的。幻想敵人會自動棄惡從善,這是天真的。唯有干我們自己的事,走自己的路,完全不必去理會敵人的叫囂與污蔑!

  錢昌明:香港的“法治”何在?

  ——再論特區政府必須落實《基本法》第23條

  香港回歸已22年,但似乎從未太平過。

  遠的不說,僅最近6月20日,香港反對派打著“民主”旗號,組織大規模“反修例”游行(實為要包庇逃港殺人犯不受引渡),結果上演的是一場“港獨”分子鬧搗亂的活報劇。他們公然打出“港獨”龍獅旗,聲嘶力竭高呼“港獨”口號;暴力襲警,沖擊立法會;甚至揚言:要籌組“臨時政府”,搞“香港獨立建國”,直鬧得天怒人怨!看來,香港的“民主派”是得了癔病、患上了瘋癲癥。

  香港“民主派”肆意強奸民意,引發廣大市民(包括梁家輝、譚詠麟、鐘鎮濤等諸多明星)的強烈“反彈”——這才有了15萬人冒雨參與的“6·30‘撐警’大游行”。廣大香港市民,強烈支持香港警察嚴正執法,維護香港的安定,要求特區政府“保法治,護安寧”。

  罪犯未懲,必受其害。病根未治,瘋癲復發。7月1日,香港“民主派”圖阻撓特區政府舉辦“慶祝香港回歸祖國22周年升旗儀式”,再肇事端,又一次大鬧香港。他們“占領”灣仔、金鐘一帶的馬路,挖出路磚襲擊維持秩序的警員,投擲含腐蝕性的不明液體,致多人受傷。其后,更出動戴頭盔、手套和口罩的極端分子,公然用暴力沖入立法會大樓,打砸會場。連天花板上的投影機也被拆下、用鐵錘擊碎。整個事件“成為回歸以來最嚴重的暴力政治行動”!(詳見《環球時報》7月2日的有關報道)

  香港出現如此亂象,那里還有半點“法治”的影子?簡直就是無法無天!

  香港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神圣領土。1842年后一度被英國侵略者侵占,淪為殖民地。那時,香港是由英國女皇任命的殖民地“總督”進行專制統治的,根本不存在、那怕是一絲一毫的“民主”!只是到了1997年7月1日,香港“回歸”了祖國,這才有了香港的民主制度。

  回歸后的香港,實行的是“法治”的民主。中央政府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的精神,專門制訂了《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進行治理。可見,香港的民主是《基本法》框架內的民主,任何超越、甚或違背《基本法》的行為,都是違法的,是背離“法治”原則的,是不能容忍的。

  當今香港的亂象,說到底,是未能真正落實《基本法》所造成的,特別是至今未能落實《基本法》第二十三條所產生的問題。以往筆者曾多次論述過這一問題,至今未見解決。今次有必要“再論”,以幫助香港某些反華勢力清醒一下頭腦。

  第一,香港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香港。

  香港是中國的香港。現今國家對香港實行“一國兩制”,“一國”是前提,“兩制”只是“一國”的派生。切不可有脫離“一國”的妄想。《基本法》第一條,明確規定:

  “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這就是對“一國”的法律定義。

  換句話說,就是香港必須保持與國家的統一,決不允許香港在任何情況、任何條件下,有任何分離的活動。國家在香港實行“兩制”,絕不能損害“一國”的根本利益。如今香港出現公開叫囂“港獨”的政治團體與罪犯,這已不是“言論自由”的問題,而是公然“違法”問題,必須繩之以法,絕不能姑息養奸。

  當今世界,是沒有一個獨立的主權國家,會允許自己國土分裂的。翻遍各國的憲法,無不都把保持、維護國家的統一,作為憲法的核心內涵之一。《美國憲法》的第四條第四款就明確授于中央政府擁有“平定其內部暴亂”之權。1861年美國發生南北戰爭,說白了,就是一場林肯總統的中央政府,平定南部叛亂州的斗爭。

  第二,香港的《基本法》,是以《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為母法的,香港的自治權是中央給的。

  不尊重“一國”,又何來“兩制”?香港的“港人治港”也好,香港的“高度自治”也好,香港所以“享有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所有這些《基本法》中的規定,都是中央給的,是中央政府通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授權體現的。中央既然對地方可以授權;自然也可以收權。

  為了實施“兩制”,《基本法》第八條規定:

  “ 香港原有法律,即普通法、衡平法、條例、附屬立法和習慣法,除同本法相抵觸或經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立法機關作出修改者外,予以保留。”

  請注意,為體現“兩制”,《基本法》允許香港保留“原有法律”,但這是有條件的。就是:“原有法律”不能與《基本法》“相抵觸”;否則,這些“原有法律”必須“修改”!

  第三,香港只有落實《基本法》第二十三條,才是長治久安的根本保證。

  《基本法》第二十三條明確規定:

  “香港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進行政治活動,禁止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系。”

  香港曾是英國的殖民地。經過百年苦斗,毛主席領導的新中國終于洗刷國恥、收回國土——實現香港回歸。對此,所有漢奸、買辦分子和英國殖民主義者自然是不甘心的。他們必然還會內外勾結、繼續搗亂,妄圖恢復昔日的“天堂”。為此,“二十三條”中的內容,都是應對這些內外敵對勢力所采取的防范措施,這是完全必要的,更是一個主權國家為了捍衛自身利益所必須的。

  可惜,回歸初期建立的香港特區政權比較軟弱,未能及時制訂二十三條所要求的地方法規。特別是經歷2004年4月香港反對派組織的“反對23條立法和要求雙普選”的游行示威后,就再未啟動此項地方立法,這才有了其后反復不斷的違反“一國”的違法犯罪活動。在經歷了此番的沉痛教訓以后,相信在中央政府的支持下,特區政府必將堅強起來,敢于為維護香港的“法治”而斗爭!

  必須指出,境外的反華勢力是不甘心我們中國的長治久安的,它們必將長期與我們作對并進行搗亂的。幻想敵人會自動棄惡從善,這是天真的。唯有干我們自己的事,走自己的路,完全不必去理會敵人的叫囂與污蔑!

  盡快地、堅決地制訂二十三條吧,天不會塌下來。難道還怕英國佬敢再來打一仗“鴉片戰爭”嗎?!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晨鐘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k101)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98年9000萬,幾多犧牲幾變節?!
  2. 望長城內外:評胡總編的“大膽假設”
  3. 孫經先:圍繞毛主席反對浮夸風一個批示的爭論
  4. 劉金華:這場中美經濟戰爭的贏家
  5. 毛澤東的入黨介紹人是誰?在“一大”上受過何等“特殊”待遇?毛澤東與中共“一大”的四大歷史之謎
  6. 中美貿易戰:大戰還在后面
  7. 沒有毛主席就沒有中國共產黨!紀念黨的生日,更要紀念毛主席!
  8. 暴徒攻立會 全城憤怒 警隊凌晨平亂
  9. 基辛格:與毛主席會面從不會有事先約定
  10. 郭松民 | 安泰,不是死于無知!
  1. 王大賓揪斗彭德懷始末
  2. 王震將軍秘書說:毛主席屬于20世紀、21世紀、22世紀
  3. 農夫與蛇:暴發戶郭臺銘的底氣來自哪里?
  4. 文革造反派五大領袖之一王大賓病逝,愿一路走好!
  5. 錢昌明:看!中共一大代表的四種歸宿 ——建黨節史鑒
  6. 不敢“破網”,“操場埋尸案”真相的意義就是零
  7. 小議“不惜一切代價”
  8. 一波未平 一波又起 放棄幻想 自力更生
  9. 98年9000萬,幾多犧牲幾變節?!
  10. 周總理告訴我們:毛主席“6.26”指示的來龍去脈
  1. 大褲衩里有投降派——說說央視6臨時改播電影《黃河絕戀》
  2. 炒作胡耀邦“批示逮捕”政治局委員之子可以休矣
  3. 中國共產黨是打出來的!——欣聞魏鳳和將軍的宣戰書有感
  4. 周恩來、博古、張聞天等為什么隱瞞“交權”的事實
  5. 王大賓揪斗彭德懷始末
  6. 報應不爽,原新京報社社長落馬
  7. 木蘭從軍慘遭強奸:這就是“黃金時代”?
  8. 奇恥大辱源于重大失誤:香港回歸后竟從未進行“去殖民地化”處理!
  9. 望長城內外:鄧小平有沒有說過“跟著美國的國家都富了”?
  10. 離開央視的名嘴們究竟都怎么了?
  1. 誰在上甘嶺刻下的——“中國人在此!”
  2. 首款基于龍芯的國產域名服務器發布
  3. 王震將軍秘書說:毛主席屬于20世紀、21世紀、22世紀
  4. 中美貿易戰:兩種夢想的戰斗
  5. 文革造反派五大領袖之一王大賓病逝,愿一路走好!
  6. 農夫與蛇:暴發戶郭臺銘的底氣來自哪里?
守车人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