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 > 歷史 > 歷史視野

毛澤東談中共一大:其作始也簡,其將畢也必巨

劉明鋼 · 2019-07-04 · 來源:湘潮
收藏( 評論() 字體: / /

  1945年4月21日,黨的七大預備會議在延安舉行。毛澤東在會上作報告,說明大會的方針,并簡要地回憶了中共一大的情況:“1921年,我們黨開第一次代表大會。在12個代表中,現在活著的還是共產黨員的(叛變了的如張國燾之流不算),一個是陳潭秋,現在被國民黨關在新疆監牢里,一個是董必武,現在飛到舊金山去了,我也是一個。12個代表中現在在南京當漢奸的就有兩個,一個是周佛海,一個是陳公博。會是在7月間開的,我們現在定7月1日為黨的周年紀念日。本來是在上海開的,因為巡捕房要捉人,跑到浙江嘉興南湖,是在船上開的。發了宣言沒有?我不記得了。當時對馬克思主義有多少,世界上的事如何辦,也還不甚了了。所謂代表,哪有同志們現在這樣高明,懂得這樣,懂得那樣。什么經濟、文化、黨務、整風等等,一樣也不曉得。當時我就是這樣,其他人也差不多。當時陳獨秀沒有到會,他在廣東當教育廳長。我們中國《莊子》上有句話說:‘其作始也簡,其將畢也必巨。’現在我們還沒有‘畢’,已經很大。蘇聯共產黨是由馬克思主義的小組發展成為領導蘇維埃聯邦的黨。我們也是由小組到建立黨,經過根據地發展到全國,現在還是在根據地,還沒有到全國。我們開始的時候,也是很小的小組。這次大會發給我一張表,其中一項要填何人介紹入黨。我說我沒有介紹人。我們那時候就是自己搞的,知道的事也并不多,可謂年幼無知,不知世事。但是這以后24年就不得了,翻天覆地!整個世界也是翻天覆地的。”

  一

  由于各種原因,中共一大許多原始文獻都沒有保存下來。隨著歲月的流逝,人們對黨的一大記憶日益模糊,以致當年的代表竟然沒有一人記得中共一大開會的具體日子。

  1937年,中共中央進入延安,終于迎來相對穩定的環境。1938年春天,為進一步擴大中共的影響并凝聚全黨,中央決定組織建黨紀念日活動。由于無法確定具體日子,最后,只得由毛澤東與董必武商量,把黨的生日定為7月1日。1938年5月,毛澤東在延安抗日戰爭研究會上發表了《論持久戰》的著名講演。他首次提出:“今年7月1日,是中國共產黨建立的17周年紀念日。”1941年6月,中共中央發出《關于中國共產黨誕生二十周年、抗戰四周年紀念指示》,提及“今年七一是中共產生的20周年”。這是以中共中央名義作出的把“七一”作為黨的生日進行紀念的第一個文件。從此,“七一”就作為黨的生日固定下來。正因為如此,毛澤東在預備會議的報告中說:“會是在7月間開的,我們現在定7月1日為黨的周年紀念日。”

  關于中共一大的開幕日期,直到20世紀70年代末,才經過黨史工作者的努力,最終確定為1921年7月23日。中國共產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產生了中國共產黨第一個綱領、中國共產黨第一個決議(《關于當前實際工作的決議》)兩份重要文件。這些檔案原件也都未能保存下來。所以,毛澤東在報告中說:“發了宣言沒有?我不記得了。”直到20世紀70年代,研究者才分別在美國哥倫比亞圖書館與共產國際歸還的檔案中發現兩個文獻的英文稿與俄文稿,使人們能夠了解這兩個文獻的內容,但中文稿迄今未能找到。

  毛澤東在報告中指出,參加大會的有“12個代表”。實際上,除共產國際代表馬林和尼克爾斯基外,參會的代表有13人。于是,包惠僧是否是中共一大代表曾經引起一場激烈的討論。

  毛澤東在報告中提到,參加大會的代表當時活著的共產黨員還有3個人(叛變了的如張國燾之流不算),分別是毛澤東本人、董必武和陳潭秋,但實際上陳潭秋已經犧牲。1943年9月27日,陳潭秋和毛澤民、林基路等一起被新疆軍閥盛世才秘密殺害。由于消息隔絕,延安當時并不知道陳潭秋犧牲了,所以毛澤東說:“陳潭秋,現在被國民黨關在新疆監牢里”,并且在黨的七大上,陳潭秋仍被選為中央委員。

  在報告中,毛澤東還講到他本人填表的情況。這是其他一大代表都沒有提及的事情,引起了黨史工作者的特別關注。中國共產黨的創建有一個過程,大致可以分為建立早期地方組織和建立全國組織兩個階段。中國共產黨早期組織最先出現在上海。1920年8月,第一個共產黨早期組織在上海正式成立,首批成員有陳獨秀、俞秀松、李漢俊、陳公培、陳望道、沈玄廬、楊明齋、施存統等人,陳獨秀為書記。

  上海小組作為中國共產黨的發起組和聯絡中心,在建立全國統一的工人階級政黨的過程中起了重要作用。而后,在北京、武漢、廣州等地先后建立了共產黨的早期組織。關于長沙是否建立過共產黨的早期組織,黨史界在20世紀80年代曾經進行過激烈爭論。一種觀點認為長沙沒有建立共產黨的早期組織,毛澤東是以新民學會代表的身份參加黨的一大,并在大會期間入黨。其依據為,毛澤東說:“這次大會發給我一張表,其中一項要填何人介紹入黨。我說我沒有介紹人。”另一種觀點認為,長沙建立了共產黨的早期組織。其理由為,毛澤東說:“我們也是由小組到建立黨,經過根據地發展到全國,……我們開始的時候,也是很小的小組。”而毛澤東是中共一大期間填表,不過是補辦入黨手續。持這一種觀點的文章還有一個強有力的證據:在中央檔案館保存的關于中共八大檔案中,有一份毛澤東親自填寫的中共八大代表登記表。這個登記表上關于入黨時間的一欄中,毛澤東清清楚楚填寫的是1920年,而不是召開中共一大的1921年。

  經過廣大黨史工作者的調查考證和專門研究,得出的結論是長沙建立了共產黨早期組織。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著、中共黨史出版社2002年出版的《中國共產黨歷史》第一卷上說:“在毛澤東、何叔衡等人的積極活動下,長沙的共產黨早期組織于1920年初冬在新民學會的先進分子中秘密誕生。在反動軍閥的殘暴統治下,長沙黨組織的建立和活動都十分隱蔽。”

  二

  毛澤東說:“我們中國《莊子》上有句話說:‘其作始也簡,其將畢也必巨。’現在我們還沒有‘畢’,已經很大。”1945年6月17日,在中國革命死難烈士追悼大會上,毛澤東發表演說,又一次引用了這句話,并解釋說:“‘作始’就是開頭的時候,‘簡’就是很少,是簡略的,‘將畢’就是快結束的時候,‘巨’就是巨大、偉大。這可以用來說明是有生命力的東西,有生命力的國家,有生命力的人民群眾,有生命力的政黨。”“其作始也簡,其將畢也必巨”,這句富有哲理的話正是中國共產黨的真實寫照。

  中國共產黨剛剛成立時,只有幾個小組,幾十名黨員,也沒有什么影響。胡喬木說:“‘一大’開過了,似乎什么也沒有發生,連報紙上也沒有一點報道。但是中國的偉大事變在實質上卻開始了。”

  1957年,毛澤東在莫斯科講:“歷史上從來就是弱者戰勝強者,沒有槍的人戰勝全副武裝的人。……我們中國也是如此,開頭是稀稀拉拉幾十個人的共產主義小組,現在也是領導著整個國家,領導著六億四千萬人口的大黨。”

  毛澤東介紹中共一大的情況,講述中國共產黨怎樣由“簡”到“巨”的過程,是要激勵人們更加的努力奮斗。他在預備報告中指出:“我們現在還沒有勝利,力量還小,前面還有困難。”“所以我們必須謙虛謹慎,不要驕傲急躁,要戒驕戒躁。”“大會的眼睛要向前看,而不是向后看,不然就要影響大會的成功。大會的眼睛要看著四萬萬人,以組織我們的隊伍。”“事情總是不完全的,這就給我們一個任務,向比較完全前進,向相對真理前進,但永遠達不到絕對完全,達不到絕對真理。所以,我們要無窮盡無止境地努力。”兩天后,中共七大在楊家嶺中央大禮堂隆重開幕。

  (摘自2013年第7期《湘潮》,原標題為《毛澤東談一大,填補黨史空白》)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青松嶺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是美國改變了對華戰略,不是中國主動封閉起來 ——三評《鄭永年:中國會再次封閉起來嗎?》
  2. 鄭永年先生對改革開放前后的歷史缺乏客觀公允的認識 ——二評《鄭永年:中國會再次封閉起來嗎?》
  3. 《方方日記》的文本、邏輯與問題
  4. 說好的八小時工作制呢?
  5. 【4月30日】健康觀察哨:武漢市核酸檢測88.9萬人次,結果……
  6. 中國必須救美國?金刻羽不是一個人在戰斗
  7. 趙磊:官宣不盡人意,“技不如人”或“道不如人”?
  8. 孫錫良:對自由空間的淺層思考
  9. 這絕以不是一場簡單的追責與索賠的法律戰,而是一場血淋淋的以屠殺中國為目的的大圍剿!
  10. 秋石:文學不是荒謬——評《人鳥低飛》兼致王小妮女士
  1. 無為李爺:八十年代其實一點都不美好
  2. 積極信號,奔走相告:方方隊友梁艷萍被調查,希望這僅僅是開始
  3. 大學教授們的“言論自由”
  4. 黃智賢回應方方: 不屑無良 ——寫給所有中國人
  5. 急需用實際行動向美國證明中國不是好惹的
  6. 談談湖北大學調查梁艷萍教授
  7. 左大培:讓外企撤出成為好事
  8. ?孫錫良:老孫微評(教育會否香港化?)
  9. 喪心病狂的投名狀—— 評《八十國聯軍索賠之可行性研究報告》
  10. 清除親美內奸是當前中國政治的首要任務
  1. “萬萬”沒想到:搬起石頭卻砸了自己的腳
  2. 怎樣的社會主義才是未來?——張維為理論批判
  3. 論“方方”的倒掉
  4. 張志坤:中國公知集團遭遇一場政治滑鐵盧
  5. 孫錫良:這個“國際玩笑”不夠大
  6. 老田| 后文革新貴自我塑造過程考察:以方方為例看“遍地文革余孽”哪兒來的
  7. 德國為什么拒絕中國的援助?
  8. 方方日記風波似乎掩護了什么......
  9. FF的“朋友圈”
  10. 孫錫良:誰能說清方方們的別墅陳案?
  1. 從韶山沖走出來的一代女杰
  2. 建議注射消毒液殺死新冠病毒?!一天后,特朗普又改口了……
  3. 無為李爺:八十年代其實一點都不美好
  4. 無為李爺:八十年代其實一點都不美好
  5. “熱度”極低的云南大旱
  6. 喪心病狂的投名狀—— 評《八十國聯軍索賠之可行性研究報告》
守车人试玩 闲来贵州麻将手机版 雪园足彩比分直播 香港曾道六肖精选一肖 天友麻将机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前天 wnba比分文字直播 广西快三预测和值 广东十一选五人工计 湖北晃晃麻将胡牌规则 腾讯分分彩官网是什么 上海快3走势图和值遗漏 辽宁11选5一定牛走图 宁夏十一选五 30选5 快乐扑克官方平台 内蒙古今日快三开奖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