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 > 歷史 > 歷史視野

虎頭蛇尾的民國禁煙運動

李曉巧 · 2019-07-03 · 來源:文史天地
收藏( 評論( 字體: / /

  鴉片是中國近代史上一道抹之不去的魔影,它像一條妖艷的“美女蛇”,一邊翩然起舞,一邊肆意地向國人的身心噴吐毒素,給國家、民族以及社會各個階層造成了深重災難。

  一、民國社會吸食鴉片剪影

  第一次鴉片戰爭之前,國內吸食鴉片的人已經很多,鴉片戰爭失敗以后,更加無法抵擋帝國主義向中國輸入鴉片。盡管清政府在王朝覆滅的最后一刻還在高喊著禁煙,但是鴉片煙一直都沒禁掉,百姓公開吸鴉片,一些官員也偷偷吸食。辛亥革命后,清朝很多遺老遺少也公然吸食鴉片,如被慈禧廢黜的“大阿哥”溥儁,進入民國后,他曾經掛名總統府參議。其實他什么公務也不干,就是吃喝玩樂,還抽起了鴉片,最后坐吃山空,凄慘地死在了別人的家里。

  清朝末代皇帝溥儀的皇后婉容,民國建立后,在紫禁城里無所事事,精神頹廢,也開始吸食鴉片,據說每頓飯后吸八口鴉片,每口一個煙泡,由人跪著服侍她吸二十分鐘。

  民國時期,很多軍閥、政要都有吸食鴉片的嗜好。如張學良在東北時期就開始吸食鴉片,后來下了極大的決心才將鴉片煙癮戒掉了。再如民國貴州軍閥王家烈的部隊號稱“雙槍兵”,一把是步槍,另一把是大煙槍,當時貴州軍隊吸鴉片之風是自上而下影響所致,甚至在打仗前,部隊長官有意讓士兵們吸足大煙,好當炮灰。

  其次,名人吸食鴉片成風。民國時期,一些名人也有吸食鴉片的嗜好。敢同蔣介石叫板的劉文典教授,大名鼎鼎,但是他有個被世人詬病的嗜好——吸鴉片。中年喪子以后,他因心情苦悶開始吸鴉片,作為學者,吸鴉片讓他失去了幾次人生好機會。

  1943年底,國民政府教育部開展第二批部聘教授推選,劉文典列在“中國文學”專業推薦名單第一位,但結果卻落選了,原因就是有人檢舉他有吸食鴉片的嗜好。1947年,中華民國進行第一屆中央研究院院士評選,當時云南大學推薦的人文組只有劉文典一個人,在報紙上公布候選人名單后,立即遭到了著名學者傅斯年的堅決反對,并且他還分別寫信給朱家驊、翁文灝、胡適等人,除了指出劉文典在學術校勘上有“無窮錯誤”外,另一個重要的反對理由就是劉文典嗜好吸鴉片,而且毫不避諱地指出:“彼曾為土司之賓,土司贈以大量煙土,歸來后,既吸之,又賣之,于是清華及聯大將其解聘,此為當時在昆明人人所知者。”經傅斯年這一“攪場”,劉文典又與院士頭銜失之交臂。盡管如此,劉文典依然吸了十多年鴉片,直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他才戒掉了鴉片。

  眾所周知的著名詩人徐志摩,其深愛的妻子陸小曼就嗜好鴉片煙,為了維持陸小曼的奢靡生活,徐志摩因此而失去了生命。可以說,民國時期各個領域都有名人吸食鴉片的例子。

  再者,平民百姓也吸食大煙,其熱衷程度一點也不壓于貴族階層。從晚清開始,直至民國,很多平民百姓、甚至苦力和乞丐都有吸鴉片的嗜好。有關鴉片煙的文字在民國報紙上屢見不鮮。1934年上海《民報》上連載了陳友琴的《川游漫記》,公開報道當時宜昌的對外貿易包括煙葉、鴉片、生絲、藥材、水果等。宜昌的鴉片屬于“川土”一系,其品質不如云土、貴土等上等鴉片,川土行銷四川之外的省份,稱之為“出口”,銷量很大。以此反觀,可見當時普通百姓吸食鴉片的數量是十分龐大的。

  所以,在民國文字中讀到一些貧困地區常常見到瘦骨伶仃的鴉片煙癖者也就不足為怪了。甚至,在難民收容所內,也有人煮鴉片吸鴉片。

 

  二、種植罌粟、經營鴉片的暴利讓人趨之若鶩

  鴉片煙有極大的市場需求,暴利驅使之下,種植罌粟、經營毒品的現象非常普遍。鴉片在晚清有“洋藥”與“土藥”之分,“洋藥”是指直接進口的鴉片,而“土藥”則是指國產鴉片。晚清民間種植罌粟以制造“土藥”,甚至被視為“經濟作物”。曾有官員動議百姓種植“經濟作物”——罌粟。雖然名義上被最高統治者申飭,但是,清朝末年很多地區尤其是適合栽種鴉片的偏遠省份種植罌粟的規模相當可觀。

  種植罌粟的利潤有多大?據說在清末的貴州省,同一塊土地種罌粟的利潤是種小麥的4~6倍,民國時期的情形也不相上下;而在云南,種植一季罌粟,收成好的話,其利潤等于種植罌粟的土地價值的1/4(《劍橋中華民國史》),也就是說,種植四個季度的罌粟所賺取的利潤就可以買到一大片土地。這樣的大好收益,在當時很少有農民能經受得住誘惑。

  晚清大范圍栽種“經濟作物”罌粟,加重了當時的饑荒災害。到了民國,一些南部、西部地區由于歷史原因,鴉片種植較之清代有過之而無不及。

  盡管一段時間內,罌粟種植所帶來的巨大經濟利益也稀釋了窮苦地區如云南、貴州一帶的生存壓力,地方軍閥更是誘導或者強迫農民在良田里種植罌粟,從而獲取暴利以鞏固割據地盤。但是,卻種下了深重的禍根,一是讓鴉片吸食者終生受害;二是罌粟種植跟糧食生產爭田奪地,失去大片種糧田畝,一遇到干旱的年頭,主要糧食作物就會嚴重短缺,造成餓殍遍野的大災難,后果極其嚴重。

 

  三、國民政府對鴉片的態度

  從晚清至民國,無論是政府還是民間,對鴉片煙的危害大家都知道一些,主流來看,都是反對吸鴉片的。如1910年《神州日報》刊登過《樂清禁煙十日記》,在當時很有影響。民間鄙視地稱吸食鴉片者為“鴉片煙鬼”。

  很多史料都顯示,辛亥革命后,政府屢屢出臺禁煙令。官方禁鴉片一個確鑿證據即官方對于種植罌粟收取高稅率的“罌粟稅”,其稅名為“畝罰”,即種植罌粟的罰金。對種植罌粟實行重稅,一段時間也起到過明顯效果,使得1925年至1926年種植罌粟的季節,很多地區放棄了種植罌粟。

  據史料記載,袁世凱禁鴉片時下過狠招,“有營弁入民家食鴉片,袁(世凱)執而誅之。諸弁糾五百余人,咸稱有癮,罷工,將見袁(世凱)”。袁世凱不但將抽鴉片的士兵處死,而且對那些想挾制他的“癮君子”,手段老辣,準備來一個殺一個,嚇得五百個“癮君子”紛紛逃散。此事未必全真,但也折射出民國初建之時,對禁毒禁煙是有態度的。

  國民黨統治時期也意識到鴉片的危害,成立了專門的禁煙委員會,發布過禁煙的高壓政策,若是被發現吸食鴉片,嚴重的話會被槍斃。

  實際上,民國時期的禁煙令對軍閥之類毫無約束可言。據民國隨筆敘述,某軍閥公開聲稱,從19歲開始吸食鴉片煙,到53歲時,34年來總計吸食鴉片12240兩,再以均價8元一兩計算,吸食鴉片合計費用十萬銀元。且不論該軍閥到底吸食了多少鴉片,僅就他公開炫耀吸食鴉片的數量,可見北洋軍閥時期,禁煙令對于實力派而言恐怕真是一紙空文。

  《符璋日記》記載了民國八年(1919年)閏七月發生在寧波城的一件事:“午后,王統領來拜,談悉章吉士被人搜出身帶煙泡,送入禁煙公所。”看到這里,可知這時候的寧波是禁鴉片煙的,負責機構是禁煙公所。然“(章吉士)以道署科長面子,得以放歸”。吸食鴉片煙的人按照禁煙規定是被抓進公所去了,但是托人找了個衙門里科長的關系后,就無罪釋放了。官場上,比科長大的官員實在很多,可見當時的禁煙顯然是看人下刀、敷衍了事的。

  民國時期,禁煙情形跟不同歷史階段及各地施政綱領、地方割據實力派的態度密切相關。據民國六年(1917年)正月廿八日《神州報》記載:當時的北洋政府匯總收買了各地囤積的鴉片煙土“二千一百箱,每箱二千八百兩,用國庫券作價。預算每箱可凈賺銀二萬元,故一千箱除國庫券之代價外,可凈賺二千萬元”。(《符璋日記》)而在此之前,正月十六日,當時有名的英文報紙《京報》就發表了社論《販賣鴉片煙之副總統》,“極其詬詈”,目標針對政府高層,看來,即便細節或有出入,但是北洋政府販賣鴉片也不盡是空穴來風,最起碼是有這個打算。果然有后續新聞:“馮副總統收買存(鴉片煙)土合同,眾議院議取消。”

  北洋時期的報紙上有則《銷毀煙土》的文章揭露了當時警署玩調包計,表面上裝模作樣焚燒收繳的鴉片煙土,而“鴉片煙土”焚燒后“殊無絲毫煙土氣息滋味也”,原因是警署內部層層插手掉包,用益母膏換走真的鴉片煙土,“故警署銷毀鴉片煙土者,其名也;警署銷毀益母膏者,其實也”。雖然,未必都用這種方法,但從另一個角度說明當時禁毒禁煙中是大有貓膩的。

  國民黨統治時期,雖然政府高唱禁煙調門,但是在很多地區卻可以堂而皇之地以鴉片煙土當成“硬通貨”使用,其禁鴉片的成效有多大,也就可想而知了。

 

  四、江安輪走私鴉片煙案

  南京國民政府成立后,迫于朝野輿論,設置了“禁煙委員會”,專門負責全國的禁煙事務,但是這個部門所起的作用實在微乎其微。1928年11月6日,在全國第三次禁煙會議上,當時的國民政府主席蔣介石親自到會,并發表嚴厲訓詞:“禁煙一事,事關國家社會及民族生存,禁煙委員會務須雷厲風行,破除情面,實地去做。應先從中央著手,如在政府內有任何人敢于以身試法、吃煙運煙者,中央必鐵面無私,嚴厲處置,絕無寬貸。”但是,就在蔣介石對禁煙作出斬釘截鐵訓詞才半個月,上海就發生了一起數量巨大的鴉片走私案。

  1928年11月23日上海《申報》刊登了一則《偵查隊拿獲大批煙土》新聞:“警備司令部偵查隊于13日得密報,招商局江安輪將由漢口私運大批煙土于21日晚上到滬。即派偵探往查,共查獲煙土二萬兩許,即移載小輪運至大達碼頭,再用搬場汽車運回隊部。現已將此項情形呈報警備司令部,再由部電報中央核辦。”事件陳述很清晰,但如果您認為這就是新聞事實那就中招了。

  第二天,《申報》又刊登了上海市公安局對于這起鴉片走私案發出的新聞通稿:“鴉片流毒,舉國共憤。據屬一區報稱,22日凌晨一時許,有身著武裝者三十余人,在大達碼頭起卸煙土。巡官李存正率警查拿,當以人少,反被擄劫,迄今仍拘禁白云觀警備司令部偵查隊隊部。所有煙土,被武警運往租界,無法阻止。武裝運煙,國法何在?應請迅賜查究嚴辦,以嚴軍紀。”武裝運輸毒品,被警察發現,武裝分子反而將警察抓起來關進了警備司令部偵查隊,“武裝分子”的身份不言自明。數量巨大的鴉片去向是被“武裝分子”公然運往租界。

  兩則新聞一對比,11月24日《申報》發出的新聞比23日對同一事件的報道的信息量更大。而且,兩則新聞的提供者上海警備司令部和上海市警察局,分別向國民政府禁煙委員會主席張之江發出電文匯報這件事。上海警備司令部23日發的電文是這樣的:“頃接敝部偵查隊報告,昨晚(22日晚)在招商局碼頭抄獲江安輪夾帶之煙土二萬兩,已飭封存,定期銷毀。除令偵查人員嚴密緝拿,以期凈絕根源外,特電奉聞。”其行文就是一般通報,關鍵點是:毒品我們自己銷毀,不勞禁煙委員會干預。上海市警察局在得知警備司令部發出的電文內容后,也于24日發出電文:“武裝運煙,擄劫官警,計邀垂察。刻悉是項煙土,運至白云觀后,立即武裝向租界運去。當此厲行禁煙之日,發生此種行為,深堪駭異,應迅賜查究嚴懲,以申法紀。”這份警察局要求徹底查清販運毒品事件的電文不僅發給了張之江,還發給了當時的國民政府主席蔣介石、軍政部長馮玉祥。應該說,公安局電文中所提要求更加合理公正。

  那么,國民政府到底有沒有徹查這起販運巨量鴉片煙大案呢?迫于當時上海各公團紛紛集會以及輿論的強大壓力,國民政府派出了由禁煙委員會主席張之江、司法行政部部長魏道明等組成的中央查案小組到上海查辦江安輪運輸鴉片煙土事件。經過細致調查,查案小組基本掌握了案件事實,張之江也曾公開對記者說:“此案雖不能最后定論,但從調查結果看來,本人感到公安局方面理由似占上風。”但是,處理結果卻讓人大跌眼鏡:警察局局長受到處分,罪名是“公安局局長戴石浮未察究竟,以軍方武裝運土等語登報,有損革命軍人之聲譽”。

  玄機何在?因為這起鴉片煙走私案的后臺是國民政府財政部部長宋子文,最關鍵的是他是蔣介石的新夫人宋美齡的哥哥、蔣宋聯盟利益的重要操盤手。于是,這起江安輪轉運煙土案被降格處理,1929年1月16日由上海地方法院審理宣判,找了幾個船上干雜務的伙計做了“替罪羊”,最重的刑罰是“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多數人無罪釋放,草草結案,鴉片煙走私的后臺宋子文、武裝包運煙土的主犯淞滬警備總司令熊式輝毫發未傷。

  江安輪私運鴉片煙案除其有復雜的派系斗爭因素之外,政府部門參與販運鴉片在當時造成了極壞影響,國民政府不啻于自打耳光。更讓民眾看清了當時標榜禁煙的實質,鴉片煙的禁令實際上是聾子的耳朵——擺設,不僅虛多實少,甚至反而成為一些利益集團斂財的蹊徑。

  

  五、民國軍閥不擇手段逼百姓種植鴉片

  如前文所述,民國時期對于種植罌粟收取重稅,于是,當農民或者地方勢力覺得獲利不多時,也放棄過種植罌粟。但是,利益集團預感到,如果百姓都不種植罌粟,鴉片就要斷貨,他們會喪失滾滾財源,竟然鼓動各地擁有兵權的實力派立即又降低了鴉片土地稅。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有的地方政府無論農民是否種植罌粟一律收取鴉片稅。于是,出現了咄咄怪事,農民如果不種植罌粟便無法完稅。

  在土壤、灌溉等自然條件非常適合種植罌粟的四川地區,對那些知道鴉片的危害拒絕種植罌粟的農民,地方當局竟然反而要強征一種“懶惰稅”,其稅額反而高出鴉片稅。更有甚者,有些偏遠地區的軍閥還曾出動軍隊逼迫農民栽種罌粟。而且,對土地征收鴉片稅以及對運輸過境的鴉片抽稅,是民國時期西南一些省份的最大的稅收來源。于是,在利益的驅使下,盡管國家層面高喊禁止鴉片煙,實際上,很多地區種植罌粟的情況不斷反復,而且種植面積越來越大。有制造就有銷售,民國時期國內生產的鴉片幾乎都是內銷的,使得全國都籠罩在鴉片毒霧之中,上至達官貴人,下至販夫走卒甚至乞丐,吸食鴉片者甚眾,給國人精神上、肉體上帶來了極大傷害,對民國時期政治、軍事、經濟、文化等各方面的負面影響極大。

 

  六、民國禁煙反思

  明知鴉片禍國殃民、毒害華夏百年之久的根本原因,卻沒有做到令行禁止、嚴格執行禁煙;中央政府容忍各地勢力陽奉陰違,某些利益集團為攫取私利而罔顧國家和民眾利益,出現“法外之地”,這是禁煙運動事倍功半、也是晚清以至民國鴉片一直屢禁不止的關鍵。當然,彼時的社會風氣萎靡,民眾普遍缺乏健康向上的心氣,精神空虛,這也是鴉片屢禁不止的重要原因。這有時代因素,然而,當時政府也有不可推卸的教育引導責任。

  文章來源:《文史天地》第258期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青松嶺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k101)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98年9000萬,幾多犧牲幾變節?!
  2. 望長城內外:評胡總編的“大膽假設”
  3. 孫經先:圍繞毛主席反對浮夸風一個批示的爭論
  4. 沒有毛主席就沒有中國共產黨!紀念黨的生日,更要紀念毛主席!
  5. 毛澤東的入黨介紹人是誰?在“一大”上受過何等“特殊”待遇?毛澤東與中共“一大”的四大歷史之謎
  6. 中美貿易戰:大戰還在后面
  7. 劉金華:這場中美經濟戰爭的贏家
  8. 基辛格:與毛主席會面從不會有事先約定
  9. 暴徒攻立會 全城憤怒 警隊凌晨平亂
  10. 郭松民 | 安泰,不是死于無知!
  1. 王大賓揪斗彭德懷始末
  2. 王震將軍秘書說:毛主席屬于20世紀、21世紀、22世紀
  3. 農夫與蛇:暴發戶郭臺銘的底氣來自哪里?
  4. 文革造反派五大領袖之一王大賓病逝,愿一路走好!
  5. 不敢“破網”,“操場埋尸案”真相的意義就是零
  6. 錢昌明:看!中共一大代表的四種歸宿 ——建黨節史鑒
  7. 小議“不惜一切代價”
  8. 一波未平 一波又起 放棄幻想 自力更生
  9. 周總理告訴我們:毛主席“6.26”指示的來龍去脈
  10. 孫錫良:老孫微評(獨立思考)
  1. 大褲衩里有投降派——說說央視6臨時改播電影《黃河絕戀》
  2. 炒作胡耀邦“批示逮捕”政治局委員之子可以休矣
  3. 中國共產黨是打出來的!——欣聞魏鳳和將軍的宣戰書有感
  4. 周恩來、博古、張聞天等為什么隱瞞“交權”的事實
  5. 王大賓揪斗彭德懷始末
  6. 報應不爽,原新京報社社長落馬
  7. 木蘭從軍慘遭強奸:這就是“黃金時代”?
  8. 奇恥大辱源于重大失誤:香港回歸后竟從未進行“去殖民地化”處理!
  9. 望長城內外:鄧小平有沒有說過“跟著美國的國家都富了”?
  10. 離開央視的名嘴們究竟都怎么了?
  1. 誰在上甘嶺刻下的——“中國人在此!”
  2. 首款基于龍芯的國產域名服務器發布
  3. 王震將軍秘書說:毛主席屬于20世紀、21世紀、22世紀
  4. 中美貿易戰:兩種夢想的戰斗
  5. 文革造反派五大領袖之一王大賓病逝,愿一路走好!
  6. 農夫與蛇:暴發戶郭臺銘的底氣來自哪里?
守车人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