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 > 歷史 > 歷史視野

晚年復出后的黃克誠大將

沈聽雪 · 2019-06-21 · 來源:沈聽雪的歷史文集
收藏( 評論( 字體: / /

  1977年12月,自廬山會議后蒙冤18年的黃克誠大將重新出山,被任命為新一屆中央軍委的顧問。黃克誠與眾多老干部們一起,支持鄧小平、陳云、李先念、胡耀邦等人撥亂反正,促成了黨和國家戰略發展方向的根本轉變。1978年12月,在十一屆三中全會上,黃克誠被增補為中央委員,并被選為中紀委常務書記。黃克誠在回憶錄中寫道:“我可算是十分幸運,居然歷盡劫難,看到黨和國家的歷史揭開了新的篇章。”

  對于中央任命自己擔任中紀委常務書記,黃克誠提出自己年齡太大,不宜擔任領導職務。鄧小平、陳云等人說,你年紀大可以不坐班,但領導職務一定要擔任,就是要你這個名字。責無旁貸,黃克誠遂再披戰袍。他一如戰爭年代那樣,大刀闊斧地主持和領導工作,糾正了黨內、軍內的大量冤假錯案。如在劉少奇案件復查中,黃克誠指示紀委人員要頂著黨內的阻力,徹查真憑實據,一抓到底。他還聲淚俱下地表示,“少奇同志死的冤枉啊”,并與中央領導層中阻礙給劉少奇平反的一些人進行了針鋒相對的辯論。最后,在1980年2月召開的十一屆五中全會上終于為劉少奇平反昭雪,恢復名譽。

  另有如抗美援朝時的志愿軍第38軍軍長、原成都軍區司令員梁興初,在林彪事件后遭到多年下放審查。黃克誠知道后很是憤慨,在一次中紀委會議上指出:“說梁興初反對毛主席,上了林彪的賊船,你們審查近10年,竟拿不出一件站得住腳的事實,這是對老同志的不負責任!梁興初,一個打鐵的,從小參加紅軍,受過9次傷,打了那么多的勝仗,他能反對毛主席嗎?”當時一位中紀委副書記表示反對為梁興初平反,黃克誠耐心地進行規勸,一定要實事求是對老同志負責。最后,中央認定梁興初與林彪集團的陰謀活動沒有牽連,但有政治錯誤,決定免除黨內外一切處分,給予大軍區正職待遇。

  在大規模平反冤假錯案的撥亂反正階段,國內的思潮一度比較混亂。不少在政治運動中受過沖擊的領導干部,在不同場合發泄了對毛澤東的不滿,有的甚至是攻擊和詆毀。當然,老干部們的許多意見也并不都是沒有道理的,要進行具體分析。如1980年發動黨內4000多名高級干部討論《關于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草案,對黨史和毛澤東的功過進行了評論。其間就有不少真知灼見,綻放著思想解放的光采。盡管很多討論意見最后沒有被寫進歷史決議中,但其價值卻是不容磨滅的。

  然而在黃克誠看來,這種趨勢很危險。在國家剛剛走出動亂,百廢待舉之時,統一思想、安定團結是第一位的。如何使黨員干部正確對待毛澤東和毛澤東思想,對黨和國家來說是一個根本問題。有時候,實事求是也必須服從于黨的法統和國家大局。

  1980年11月27日,中紀委召開第三次貫徹《關于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干準則》座談會,黃克誠作為常務書記出席會議。當時,病殘之軀的黃克誠已經雙目失明,是被別人攙扶著走上主席臺的。黃克誠作了一個長篇講話,重點談了如何正確對待毛澤東和毛澤東思想,批駁了黨內和社會上個別人對毛澤東的看法,在指出毛澤東晚年犯了嚴重錯誤的同時,又回顧黨的歷史,講述了毛澤東領導中國革命走向勝利的豐功偉績。黃克誠坦誠直言:“毛主席逝世了,給我們留下寶貴的財富,也留下消極因素。他的消極因素只是暫時起作用的東西,經過我們工作是可以克服的,而毛澤東思想將長期指導我們的行動。現在有些人要丟掉毛澤東思想這面旗幟,或要批判毛澤東思想主要部分,我認為這是危險的,是要吃虧的,是會碰得頭破血流的!”

  “我的話可能對某些同志是逆耳之言,請同志們對于一個有幾十年生活經歷的老人的講話予以考慮,想想是否有道理!”

  黃克誠一口氣講了4個小時,會場幾乎鴉雀無聲。當他的講話結束后,會場里爆發出了雷鳴般的掌聲。對于一個在廬山會議上早早受難的“彭黃張周集團”主要成員來說,毛澤東是他遭到如此命運的制造者。而當他重新解放出來后,就能以客觀的態度,從歷史的高度評價毛澤東的功過,維護毛澤東和毛澤東思想的歷史地位,實在是難能可貴,不能不令人感到震驚和敬佩。黃克誠的講話一時引起了轟動,有人說,好久沒有聽到這么有見地的報告了;有人說,好久沒有見到過高級領導人這樣講話了。當時,這篇講話就被譽為是“黃公講話”。半年后,黃克誠將這篇講話的第一部分整理成文章,送到《解放軍報》報社,在1981年4月10日的《解放軍報》頭版頭條刊發,題為《關于對毛主席的評價和對毛澤東思想的態度問題》,再次引起了黨內外的廣泛關注。

  當然,對于黃克誠的講話和文章,并不都是贊許的聲音。有的人就攻擊黃克誠是“老保守”、“老糊涂”,甚至有人還謾罵黃克誠“愚忠”,是“好了瘡疤忘了疼,當年毛主席整他整輕了”。然而,黃克誠的這些主張并不是率性而發,而是一個老戰士站在黨和國家全局的戰略高度發出的對歷史負責的黃鐘大呂之音。黃克誠堅定地支持鄧小平對《關于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的起草和修改意見,為確立毛澤東及毛澤東思想的歷史地位做出了重要貢獻。對于歷史問題“宜粗不宜細”,全黨全國安定團結共同進行四個現代化建設,鄧小平和黃克誠的觀點是高度一致的。

  關于黃克誠顧全大局的事情,還有一個鮮明的例子。1981年4月23日,洪學智、劉震、吳信泉、李雪三等新四軍第3師出身的老將軍寫信給中央軍委,認為新四軍戰史編審委員會編輯室1963年12月編印的《新四軍抗日戰爭戰史》(初稿)中,有一些觀點不符合歷史實際,是不公正的。如對師長兼政委黃克誠和第3師部隊多次說成是“一貫消極、右傾保守”、“嚴重的退卻逃跑”、“右傾機會主義觀點”等,都已被歷史證明是服從某個時期政治需要的觀點,而不是實事求是的歷史分析。希望能對該《戰史》作必要的修改,以恢復歷史的本來面目。

  

7.webp.jpg

  黃克誠后來知道了這件事,卻一直保持著沉默。本來由于歷史的原因,上述那本《戰史》中對黃克誠的誣指之詞是最多的。而黃克誠正值復出工作后威望很高的時候,他要是說句話,中央軍委勢必會慎重研究對《戰史》的修改。然而黃克誠考慮到,由于中國革命的長期艱巨性及建國后多年的政治動蕩,很多黨和國家領導人及軍隊高級將領都牽扯了復雜的歷史糾葛,這是客觀現實。修改《戰史》是一件頗為敏感的事,涉及對很多人和事的評價,弄不好就會造成新的矛盾,影響得來不易的安定團結。因此,為大局出發,寧可委屈自己,也沒有公開贊同幾位昔日部下的好意。這,就是黃克誠。

  是非功過,讓歷史去評說吧。但有一點是明確的:黃公,一個大寫的人。

  1982年,80歲的黃克誠當選為中紀委第二書記,最后發揮著為黨為國的余熱。

  黃克誠一生嚴于律己,廉潔奉公,不搞特殊化。在他平反恢復工作以后,管理部門按他的職務準備建房。黃克誠則堅決不同意,仍住在一個原軍職干部的舊房子里。由于房子年久失修,毛病很多,黃克誠便同意了服務部門提出的維修建議。然而當他了解到維修費要十幾萬元人民幣時,當即說:“一個破房花這么多錢去修沒有必要。簡單地修一修,化雪、下雨不漏就可以了。”結果,一個修理工只用了大半天時間,爬上屋頂把漏水的地方修補了一下就算行了。后來他又拉磚想修大門,卻被黃克誠制止了。黃克誠說:“修那個東西干什么?現在這個鐵門雖然舊點,可是蠻結實嘛!像這種圖門面的東西咱們寧肯將就點也不要亂花錢。”

  黃克誠一直保持著戰爭年代養成的勤儉習慣。他平時穿的衣服不是到了實在不能再穿的程度,是舍不得換掉的。平時吃飯每餐只有兩個菜,招待客人時再另外加兩個菜,這已經成了黃家多年來的老規矩。黃克誠自己生活儉樸,花錢精打細算,但幫助別人解決困難卻毫不吝惜。從50年代實行薪金制時起,他就每月從工資里拿出100元錢,用于資助幾位在大革命中犧牲了的烈士遺屬。除了在蒙難期間被停發工資以外,始終沒有間斷過。新四軍第3師有個女同志,帶著兩個沒有見過生身父親的烈士遺孤長大,過去吃了不少苦,但其住房困難問題卻長期得不到解決。黃克誠在病重住院期間得知此事,立即讓秘書告訴有關部門幫助解決。他把兩個烈士遺孤叫到病床前,因為雙目失明看不到人,就用顫抖的雙手摸索著他們,喃喃自語:“長大了,都長大了。你們的爸爸為革命獻出了生命,你們可要爭氣呀!”

  由于戰爭年代的損傷和蒙難中遭到的迫害,黃克誠的健康狀況越來越不好。當他雙目失明后,不能閱讀,沒法看文件了,每天只有聽文件,聽聽收音機,讓秘書給他講文件,仍然關注著黨和國家的動態。黃克誠去醫院檢查和治療的次數越來越多。他的脾氣很好,在醫院從來不提什么要求,對人也很寬厚,大家都稱他是個“好老頭”。住院期間,每一次護士勸黃克誠休息時,他都很誠懇地說:“你們要理解我的心情。一個80多歲的老人了,我的時間不多了,還等何時?”

  黃克誠對歷史一貫堅持實事求是的態度,這在關于對林彪的評價上也有所體現。1984年初,黃克誠看到《中國大百科全書》(軍事卷)元帥條目釋文稿中,所有的元帥都寫了歷史功績,唯獨林彪條目的釋文只寫了簡歷和罪行,認為這樣寫不真實,不全面,建議改寫。黃克誠還約請撰寫組成員面談,坦率地發表了自己的意見。黃克誠認為:林彪在我軍歷史上是有名的指揮員之一,他后來犯了嚴重罪行,受到黨紀國法制裁,是罪有應得。但在評價他的整個歷史時,應當兩方面都寫,不能只寫一面。林彪確有指揮才能,不承認這個事實,不是歷史唯物主義態度。況且,國內外都知道林彪是我們開國十大元帥之一,把他寫成既不會打仗又一無是處,不僅不符合歷史事實,也很難令人置信。

  在當時便能如此評價還是“鬼”一樣的林彪,黃克誠的真知灼見不能不令人佩服。

  1985年9月,黃克誠以健康原因主動辭去了所擔任的領導職務,帶頭從領導崗位上退了下來。為此,十二屆四中全會給他寫了致敬信,高度評價了他的光輝革命業績和崇高的革命品德,并給他發了致敬電。黃克誠退下來后,當時身邊的工作人員和醫生勸他出去走一走,特別是南方空氣好,有利于他的康復。然而黃克誠謝絕了,說:“我已經80多歲了,眼睛又看不見,一出去就帶隨員,需要多少錢啊?而我出去做不了工作,白白浪費國家的錢。所以,還是不出去好。”

  在病重住院期間,黃克誠感到自己的病沒多大希望了,便拒絕治療和用藥。醫護人員百般勸說,他仍然堅持,說道:“我已經不能為黨工作了,請你們不必為我浪費國家錢財了。一個人不能工作了,無所事事,還活在世上,又有何益呢?”夫人唐棣華理解黃克誠,也對醫護人員說,黃老就是這樣的人,還是隨他的愿望好。當時醫護人員聽了后都感動得淚水直流。

  1986年12月28日,黃克誠因病醫治無效在北京301醫院逝世,享年84歲。當秘書為黃克誠追悼會的規格征求唐棣華的意見時,她無言地取過黃克誠生平介紹草稿,將僅有的幾處較高評價的詞語劃去,平靜地說:“他一生沒有給自己爭過什么,我們還是尊重他吧。”

  1987年1月7日,黃克誠追悼會在人民大會堂西大廳舉行,首都各界3000多人參加了追悼會。重量級領導人致悼詞并獻了花圈,在悼詞中稱贊黃克誠“具有共產黨人的優秀品德,在堅持黨的優良傳統方面堪稱共產黨人的楷模。”

  沒有什么是比這更高的評價了。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青松嶺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k101)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能上衛星向宇宙傳播的《東方紅》不是優秀曲目?誰評選的敢站出來讓大伙看看嗎?!
  2. 胡澄:權貴的棄子與資本的寵兒——評《捌百》的“獻禮”與撤映
  3. 郭松民 | 簡論管虎:“尋父之路”
  4. 張志坤:聘美國人到中國當處長真的好嗎?
  5. 奇恥大辱源于重大失誤:香港回歸后竟從未進行“去殖民地化”處理!
  6. 李旭之:翻翻舊痕
  7. 為什么蘋果飆上天價,果農卻陪得奇慘?
  8. “顏色革命”?香港正面臨回歸以來最嚴峻的一場考驗!
  9. 美國正在加緊分裂我國的活動
  10. “全國糧食產業經濟現場會”參會人員觀摩南街村
  1. 周恩來、博古、張聞天等為什么隱瞞“交權”的事實
  2. 木蘭從軍慘遭強奸:這就是“黃金時代”?
  3. 如何反思發生在香港的這場暴亂?
  4. 孫錫良:老孫微評(內外之變)
  5. 錢昌明:論錢學森與陳寅恪的區別 ——兼談評判歷史人物的標尺
  6. 能上衛星向宇宙傳播的《東方紅》不是優秀曲目?誰評選的敢站出來讓大伙看看嗎?!
  7. 被神化的袁隆平
  8. 胡澄:權貴的棄子與資本的寵兒——評《捌百》的“獻禮”與撤映
  9. 黃衛東:警惕貿易戰美國文化侵略推動的意識形態崩潰
  10. 吳銘:環球時報是立場問題還是認識問題?
  1. 看了這篇發言稿,我很氣憤!
  2. 黃奇帆先生還是太幼稚了
  3. 炒作胡耀邦“批示逮捕”政治局委員之子可以休矣
  4. 中國共產黨是打出來的!——欣聞魏鳳和將軍的宣戰書有感
  5. 蘭斌強:清華大學孫教授如此“替美國鳴不平”意欲何為?
  6. 報應不爽,原新京報社社長落馬
  7. 一篇跪著的檄文
  8. 望長城內外:鄧小平有沒有說過“跟著美國的國家都富了”?
  9. 郭鳳蓮在陳永貴逝世20周年紀念會上的發言
  10. 中國芯片、操作系統、大飛機和汽車是怎樣被美國欺騙扼殺的?
  1. 張文木:樹猶如此,人何以堪——訪井岡山大井村毛澤東故居有感
  2. 首次!中國打破這一材料海外壟斷
  3. 周恩來、博古、張聞天等為什么隱瞞“交權”的事實
  4. 慶祝建國70周年100首優秀歌曲的創作時間及歌詞匯編
  5. 96%的90后都沉迷保健品不能自拔
  6. 能上衛星向宇宙傳播的《東方紅》不是優秀曲目?誰評選的敢站出來讓大伙看看嗎?!
守车人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