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 > 國際 > 國際縱橫

洪都拉斯政變十周年 人民為什么要上街示威?

Alex Rubinstein · 2019-07-03 · 來源:苦勞網
收藏( 評論( 字體: / /

  文 / Alex Rubinstein(MintPress News特約撰稿人)

  譯 / 陳韋綸(苦勞網特約編輯)

 

  【編按】中美洲國家宏都拉斯的街頭不平靜!今年四月,該國醫療與教育業者走上街頭,抗議政府因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借貸方案所宣布的醫療與教育私有化措施。當示威提高至全國規模,總統葉南德茲派遣軍警鎮壓,至少已造成3人死亡、20多人受傷。

  十年前,2009年6月28日,左翼總統賽拉亞在美國默許的軍事政變中遭罷黜,此后幾位總統遂行新自由主義政策,并且配合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借貸方案,大規模解雇公部門勞工,并且導致物價上漲。

  宏都拉斯政變十周年之際,美國獨立新聞網站「灰色地帶」(The Grayzone)的此文,分析2009年的政變,以及往后十年該國經歷的新自由主義進程,如何令今日的宏都拉斯人民深陷危機:超過40%人口被歸為赤貧,生活面臨暴力威脅,政治充斥貪瀆。

  原文標題"Why Hondurans set fire to the US embassy",南方國際對譯文略為刪減及編輯,目的是使讀者更能掌握該國當前局勢的重點。

  

1.webp.jpg

  本月初,宏都拉斯民眾于德古西加巴街頭示威,反對政府改革措施。(圖片來源:Orlando Sierra/AFP)

  十年前,美國支持的政變將宏都拉斯拱手交給大企業;今日,該國正在起義。

  自6月起,宏都拉斯街頭充滿示威者與催淚彈的煙霧。國家警察被派遣至全國各地,并在總統葉南德茲(Juan Orlando Hernández)的指示下,以殘酷的策略鎮壓示威。葉南德茲是美國支持的新自由主義領袖,并在舞弊充斥的選舉中贏得權利。

  示威達到最高峰時,位于首都德古西加巴(Tegucigalpa)的美國大使館大門遭縱火,顯然是為了報復美國支持這位不得民心的總統。這是一場驚人的象征性抵抗行動,令人想起1998年時,宏都拉斯人燒毀美國大使館人員的汽車,藉此抗議華盛頓對尼加拉瓜發起的骯臟戰爭。事件后,美國大使館在周圍部署防御工事,避免這場火災蔓延至建筑物的其他區域。

  十年前,民主選出的中間偏左總統賽拉亞(Manuel Zelaya),在美國支持的一場公然軍事掃蕩中被逐出住所。賽拉亞遭移除,為全國大企業的利益開了大門。美國支持政變十周年之際,宏都拉斯人起義抵抗華盛頓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實施的新自由主義撙節措施,這些措施引發公部門大規模解雇以及基本物資價格上漲。

  5月31日,首都德古西加巴大規模示威之后,「灰色地帶」與托雷斯(Gerardo Torres)通話,他是自由重建黨(LIBRE)的國際事務大臣,該黨是賽拉亞隸屬的新政黨。

  他說:「昨天與今天我們宣布全國罷工并取得成功。過去兩天,宏都拉斯示威估計超過一百場。」

  整個五月,醫療與教育工作者組織廣泛的示威,反對葉南德茲的法令將他們的生計置于即刻危機之中。宏都拉斯人民跟隨這些公部門工人的腳步走上街頭,他們因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借貸方案而大怒,這些借貸要求政府增加電力成本,同時刪減醫療與教育資金。對于外國采礦企業的濫權也是示威不滿的主要因素。

  「宏都拉斯人走上街頭。不只是醫療工作者與教師,所有工人、政治組織與人民正為反對采礦企業而奮斗;人民為土地、守護自身領土,以及自然資源而戰——我們與教師及醫療工作者走在一起。」自由重建黨的托雷斯解釋道。「我們斗爭超過一個月。近日,示威開始增加。」

  五月初,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與宏都拉斯政府就3億1千1百萬美元的借貸達成「初級」(staff-level)協議,這意味著協議仍須經過執行董事會的同意。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協議「改革」政府電力公司「宏都拉斯國營電力公司」(ENEE)。2014年,能源分配被私有化,并賣給最高的出價者:宏都拉斯商業金融銀行。目前仍不清楚新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改革協議將會引發何種效應。

  托雷斯表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要求教育與醫療等公部門系統應該交由干預委員會掌控,后者監督并管理公部門系統的變革。問題是這些政府已經簽署的協議允許他們解雇許多人。」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表示「該經濟計劃的關鍵目標是維持宏觀經濟的穩定性,同時啟動經濟與制度改革以促進全面成長。政策將建基于過去的成就,強化政策與機構架構。」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吹噓自己在宏都拉斯的「過去成就」,凸顯自己與該國貧窮及勞工階級的距離有多遠,這些人的生計并未經歷其所宣稱的收益。雖然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宏觀經濟」議程啟動經濟成長,這樣的成長卻絕非全面的,而是僅局限于該國的菁英與合作的藥品集團。貧苦大眾面臨的情況只有持續惡化。

 

  新自由主義夢魘

  新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協議將會實施何種措施仍不可知,但新自由主義化對于宏都拉斯健康與教育部門的影響,已在經濟層面懲罰該國勞工。

  根據宏都拉斯經濟學者皮諾(Hugo Noé Pino),政府教育經費曾占總預算近1/3,卻在政變一年后被刪減至1/5不到。同時,醫療經費減幅也達20%。

  根據最近一份2016年的官方政府統計,宏都拉斯的貧窮率是美洲最高,達到65.7%。驚人的是,總人口中有42.5%被分類為赤貧。

  最嚴厲的撙節措施是由葉南德茲這位親美政客所實施,其2013年的選舉違反宏都拉斯憲法,并且充滿舞弊。就任第一年,葉南德茲的政權解雇宏都拉斯國營電力公司2千名員工,數千名公共衛生與電信工人也在葉南德茲執政期間被解雇。

  同時,自2012年起燃料價格屢次飆漲,嚴重打擊勞工階級并且點燃民眾的怒火。

  貪污與撙節措施同時發生,如今被形容為宏都拉斯的「作業系統」。2015年的大規模示威,肇因是葉南德茲盟友掏空宏都拉斯社會安全機構(IHSS),竊取醫療資金并用于競選活動,同時欺騙大眾,將索價過高的百憂解銷售給宏都拉斯安全機構,藉此獲得巨額利潤。

  示威者要求類似于聯合國當時在鄰國瓜地馬拉主導的強健組織「瓜地馬拉國際反逍遙法外委員會」(CICIG);相反地,他們得到了一個叫做「反貪腐及逍遙法外任務團」(MACCIH)的無用代表團。

  人類學家佩因(Adrienne Pine)告訴「灰色地帶」,「坦白說,反貪腐及逍遙法外任務團在宏都拉斯像是某種笑柄,被視為是美國政府的官僚工具,目的是合法化葉南德茲政權。它只專注那些小而安全的案件,對于經由2009年美國支持政變安置的當前權力結構產生的威脅極小。」

  「然而當最大的貪瀆案例——公然盜取該國選舉——于2017年在其監視下發生時,反貪腐及逍遙法外任務團卻保持沈默。」佩因表示,「此外,當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主導、嚴重反民主私有化醫療與教育政策凌駕宏都拉斯人民的意愿時,卻不符合反貪腐及逍遙法外任務團對于『貪瀆』的狹隘定義。」

  回到2014年,華盛頓智庫「經濟與政策研究中心」(CEPR)一份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1億8千9百萬美元借貸為主題的報告指出:承擔經濟震撼治療沖擊的將是窮人。五年后,預測成真,葉南德茲以「改革」之名推行更多撙節。

  托雷斯解釋:「我們都見證葉南德茲政府如何摧毀所有公共服務,意圖以我們熟知的新自由主義策略將這些公共服務交到私人企業的手中:先摧毀公共機構,在宣稱無計可施,除非將他們交給私人企業。」

  

2.webp.jpg

  警察扣留一位參與反對政府私有化醫療與教育部門游行的示威者。(圖片來源:Jorge Cabrera/Reuters)

 

  遂行政變

  2009年,賽拉亞當選總統,比起拉丁美洲其他進步領袖,他的姿態相對不那么基進。他將最低工資引進該國,并且實施迫切的經濟改革。

  當他與委內瑞拉簽署石油加勒比經濟聯盟計劃(PetroCaribe)的合作協約,并為窮人與原住民的土地紛爭問題尋求解方后,跨國企業、政府知情人士與美國支持的公民社會團體開始施壓。

  在政變的準備階段,像是美國民主基金會(NED)與美國國際發展署(USAID)等美國中情局的外圍組織,以「促進民主」之名,每年挹注5千萬美元。美國支持的公民社會團體,例如宏都拉斯私人企業會議(Honduran Council of Private Enterprise)與國際私人企業中心(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Private Enterprise)則專心在大企業與賽拉亞之間挑撥離間。

  2009年六月,政變密謀者已有足夠的信心采取行動。找上賽拉亞的前晚,他們與美國高階軍事官員見面。根據報導,國防部在意的是賽拉亞總統任期將使當時委內瑞拉總統查維茲在該國的影響力增加。

  在一場清晨的軍事行動中,賽拉亞被送上前往哥斯大黎加的飛機。班機在被稱為「帕麥洛拉」(Palmerola)的索多卡諾美國空軍基地停留。賽拉亞在抵達哥斯大黎加時形容該行動是一場綁票。

  不到一個月后,美國駐宏都拉斯大使館派了一封電報至白宮與一群國務院的高層人物,包括國務卿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 Clinton)。稍后由維基解密(WikiLeaks)釋出的電報宣稱「毫無疑問地」,突擊「已符合違法且違憲的政變。」

  將政變形容為「綁票」,大使館結論道,政權顛覆支持者提出的任何主張都無法「在宏都拉斯憲法之下具備實在的正當性。有些更是全然荒謬。」

  雖然柯林頓與國務院并未公開支持政變,卻立刻藐視美洲國家組織(OAS)全體一致要求即刻恢復賽拉亞總統一職。柯林頓單方面繞過美洲國家組織,非正式地承認親商的米切萊蒂(Roberto Micheletti)是民主選舉產生的總統。

  一旦賽拉亞回到宏都拉斯,協商就在槍口下舉行,意圖是以民主偽裝并合法化政變。同時,柯林頓長年知己戴維斯(Lanny Davis)被拉丁美洲商會宏都拉斯分會雇用,擔任華盛頓主要的政變游說者。戴維斯與柯林頓共同在華盛頓圈內鞏固了政權顛覆的敘事。

  政變后的2009年選舉充滿舞弊與暴力,并將波爾菲里奧「佩佩」·羅柏·索薩(Porfirio “Pepe” Lobo Sosa)送入總統辦公室。羅柏·索薩就像現任總統(葉南德茲),與藥物走私關系密切。其子費比歐·羅柏(Fabio Lobo)因為策劃將古柯鹼進口美國,在美服刑24年。

  同時,羅柏·索薩的妻子羅莎(Rosa Elena de Lobo)因在丈夫在位期間自政府金庫竊取50萬美元而面臨80年徒刑。諷刺的是,羅柏·索薩現在卻要求其繼任者葉南德茲辭職。

  葉南德茲因為其政府引入并以軍事化的方式施行撙節措施,迅速成為宏都拉斯一般民眾痛恨的人物。盡管如此,他仍宣布競選連任,而這是憲法明文禁止的。更可惡的是,葉南德茲的政黨正以一連串骯臟的伎倆捍衛成果。

  2017年選舉前夕,《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獲得一份兩小時的錄音檔,來源是一位葉南德茲所屬的國民黨(National Party)訓練政黨行動者「在選舉日的投票所中操縱投票亭」之講習的參與者。

  該雜志報導「根據《經濟學人》統計,講習班的領袖鼓吹至少五種操作投票的方法,并以『策略』及『技巧』等陳腐的字眼稱之。」

  葉南德茲的對手納斯拉亞(Salvador Nasralla)在絕大部分的計票中都領先五個百分點。但是選舉當局突然停止公布結果。近兩天后,恢復計票的時候,納斯拉亞領先地位消失,讓葉南德茲以些微差距險勝。

  美洲國家組織觀選員指出了選前、選舉日當天「缺乏保證與透明,以及圍繞在選舉過程中持續增加的舞弊、錯誤與系統問題,這必然讓代表團無法確認結果。」

  根據現場觀察,托雷斯回憶計票過程的時程:「當他們計算了80%的票數,我們領先五個百分點,所以他們關閉系統466次,直到他們再度開始領先。我們走上街頭,并在那兒戰斗了一個月。接著美國大使傅爾敦(Heidi Fulton)出現在全國面前,表示美國承認葉南德茲是勝選者。他們提供了美國軍隊作為協助,并且持續給予葉南德茲金錢。」

 

  鎮壓抵抗

  根據人權組織「Cattrachas」,2009年政變之后,已有超過300名宏都拉斯的LGTTBI(女同志/男同志/跨性別/易裝/雙性戀/雙性人)人士被殺害。與先前相比,該數字代表對于同志社群暴力與仇恨犯罪的急劇增加。

  單在2019年,在當下起義之前,聯合國人權辦公室「收到該國51起人權捍衛者遭殺害的控告,聯合國人權辦公室至少證實其中的21起。」

  華盛頓對于這些殘酷手段保持緘默,美國主流媒體鮮少報導。這些媒體在尼加拉瓜右翼反對派于2018年四月發動政變時卻自愿擔任傳聲筒。

  「這樣的虛偽昭然若揭」,托雷斯表示。「尼加拉瓜就在宏都拉斯隔壁。我們是鄰國。有趣的是兩國如此之近,且為于同一個區域、美國卻有截然不同的政策。」

  就美國軍事利益的角度而言,宏都拉斯與尼加拉瓜的待遇矛盾是可以理解的。就在德古西加巴的50英里外,座落著「帕麥洛拉」索多卡諾美國空軍基地。美國陸軍在此擁有自由的統治權。

  葉南德茲支持美國威脅委內瑞拉,并在違反國際法的情況下,同意特朗普的要求,將宏都拉斯大使館自特拉維夫遷至耶路撒冷,并且同意美國在該國領土北方大幅增加駐軍,以便更加掌控加勒比地區與中美洲。

  「就算美國緝毒局(DEA)對葉南德茲展開調查,美國南方司令部顯然希望他掌權。」托雷斯解釋道。

  根據「安全協助監察」組織(Security Assistance Monitor),2013至2017年間,美國政府向葉南德茲政府提供的軍事協助超過8千萬美元。

  

3.webp.jpg

  5月31日,美國駐宏都拉斯大使館大門遭縱火。(圖片來源: Orlando Sierra/AFP)

 

  瞄準源頭

  周五,位于德古西加巴的美國大使館大門被放置輪胎后縱火。美聯社報導,不知為何那些在大使館門前縱火的人「未被使館外的守衛阻擋。」

  雖然起義大致上平和,卻仍出現破壞財產的行為。示威領袖與宏都拉斯醫療協會主席費格羅亞(Suyapa Figueroa)博士將其怪罪于「該國獨裁政府的滲透者。」

  雖然火災很有可能是奸細的破壞行為,但也可能是宏都拉斯人民對于美國涉入政變與之后獨裁統治積怨已久的結果。當火焰持續燃燒時,現場路人高喊,「美國垃圾,美國垃圾」。

  5月24日起,大使館發布三次「安全警報」以及兩次「示威警報」。

  使館也發布聲明譴責縱火:「今日發生在美國駐宏都拉斯大使館的暴力行為是不可被接受的。我們與宏都拉斯當局密切合作,要將那些應該負責的人繩之以法。」

  一周后,示威領袖拒絕政府邀請對話,誓言只有撤銷由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支持、劍指醫療與教育部門的政府計劃后才會參與對談。

  幾天后,行動者宣布宏都拉斯社會安全機構的社會保險部門工人將加入斗爭。

  雖然示威是因最新一輪的私有化措施而起,宏都拉斯人民也猛烈批評實行這些政策的外部勢力。托雷斯告訴「灰色地帶」:「歷史上,人民心里都準備好反對美國大使館的行動。」

  「民眾意識到美國大使館事葉南德茲仍是宏都拉斯總統的唯一原因。」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青松嶺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k101)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孫錫良:老孫微評(獨立思考)
  2. 98年9000萬,幾多犧牲幾變節?!
  3. 有人嘲笑毛澤東時代的票證,你真的了解毛時代嗎?
  4. 望長城內外:評胡總編的“大膽假設”
  5. 沒有毛主席就沒有中國共產黨!紀念黨的生日,更要紀念毛主席!
  6. 中美貿易戰:大戰還在后面
  7. 孫經先:圍繞毛主席反對浮夸風一個批示的爭論
  8. 毛澤東的入黨介紹人是誰?在“一大”上受過何等“特殊”待遇?毛澤東與中共“一大”的四大歷史之謎
  9. 劉金華:這場中美經濟戰爭的贏家
  10. 基辛格:與毛主席會面從不會有事先約定
  1. 王大賓揪斗彭德懷始末
  2. 王震將軍秘書說:毛主席屬于20世紀、21世紀、22世紀
  3. 農夫與蛇:暴發戶郭臺銘的底氣來自哪里?
  4. 文革造反派五大領袖之一王大賓病逝,愿一路走好!
  5. 不敢“破網”,“操場埋尸案”真相的意義就是零
  6. 錢昌明:看!中共一大代表的四種歸宿 ——建黨節史鑒
  7. 小議“不惜一切代價”
  8. 一波未平 一波又起 放棄幻想 自力更生
  9. 周總理告訴我們:毛主席“6.26”指示的來龍去脈
  10. 孫錫良:老孫微評(獨立思考)
  1. 大褲衩里有投降派——說說央視6臨時改播電影《黃河絕戀》
  2. 炒作胡耀邦“批示逮捕”政治局委員之子可以休矣
  3. 中國共產黨是打出來的!——欣聞魏鳳和將軍的宣戰書有感
  4. 周恩來、博古、張聞天等為什么隱瞞“交權”的事實
  5. 王大賓揪斗彭德懷始末
  6. 報應不爽,原新京報社社長落馬
  7. 木蘭從軍慘遭強奸:這就是“黃金時代”?
  8. 奇恥大辱源于重大失誤:香港回歸后竟從未進行“去殖民地化”處理!
  9. 望長城內外:鄧小平有沒有說過“跟著美國的國家都富了”?
  10. 離開央視的名嘴們究竟都怎么了?
  1. 誰在上甘嶺刻下的——“中國人在此!”
  2. 首款基于龍芯的國產域名服務器發布
  3. 王震將軍秘書說:毛主席屬于20世紀、21世紀、22世紀
  4. 中美貿易戰:兩種夢想的戰斗
  5. 文革造反派五大領袖之一王大賓病逝,愿一路走好!
  6. 農夫與蛇:暴發戶郭臺銘的底氣來自哪里?
守车人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