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 > 國際 > 國際縱橫

鍵盤打擊:五角大樓網絡司令部重新定義網絡暴力

?杜佳 · 2019-07-02 · 來源:獨家網
收藏( 評論( 字體: / /

  6月19日,伊朗擊落1架美軍RQ-4A“全球鷹”(Global Hawk)無人機,這是尚未大規模服役的新銳型號,單價1.8億美元,超過2架F-35A。

  美國航母艦隊引而不發,伊朗革命衛隊投石問路,霍爾木茲海峽氣氛奇怪而緊張。

  不過,以不確定性著稱的川普,這次依然沒有讓我們失望。

  在全世界都屏住呼吸,戰爭似乎一觸即發的時刻,一段視頻流出,川普親自出面為伊朗方面打圓場:伊朗方面的負責人放了旁邊的美國載人偵察機一馬,因此“性質不一樣”。

  但美國明顯沒有打算忍氣吞聲,《紐約時報》6月20日稱,川普確曾下令空襲伊朗,只是在最后一刻收回了命令。

  曾長期效力布什家族的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說,不要“誤將美方的慎重當作軟弱”。

  伊朗政府和軍方則警告美國不要動武,因為一旦戰爭爆發,后果“不可控”,危及中東地區美軍人員的生命安全的話,性質就又不一樣了。

  川普收回空襲命令之后宣布追加大規模制裁,并授權美軍癱瘓伊朗控制火箭和導彈發射的電腦系統。

  據《華盛頓郵報》6月22日報道,美國網絡司令部實施了這次鍵盤上的報復行動。

  “震網”行動

  這不是美國網絡司令部第一次啟動針對伊朗的網絡攻擊。

  根據媒體報道,小布什政府時期,美國由于深陷阿富汗、伊拉克兩大泥潭,無力發動針對伊朗的第三場戰爭,美國國安局、中情局和以色列聯合研發了定向攻擊伊朗基礎設施的震網(Stuxnet)蠕蟲病毒,奧巴馬上臺后,授權對伊朗核設施發動了網絡攻擊。

  美方戰果顯著,伊朗6000臺離心機中的1000臺被摧毀。

  《紐約客》2012年6月6日披露說,美國網絡司令部參與了針對伊朗的進攻。

  美國網絡司令部(U.S. Cyber Command)成立于2009年,總部位于馬里蘭州喬治·米德堡(Fort George Meade),跟國安局的總部在同一個地方。兩個部門聯系緊密,直到現在,網絡司令部的領導由國安局局長、陸軍上將保羅·中曾根(Paul Nakasone)兼任。

  網絡司令部只是一個隸屬于國安局的“特務機構”?非也,這個“司令部”在美國的國防架構里地位舉足輕重。

  2009年5月5日,時任國安局長、陸軍中將亞歷山大·凱斯(Alexander Keith)出席眾議院武裝部隊委員會聽證會,回答關于籌建網絡司令部的問題。

  凱斯將軍把網絡空間定性為“戰場”(warfighting domain),美國軍方需要在網絡空間作戰。既然是作戰,就涉及到諸兵種協同的問題。美國各軍種都有自己的網絡戰單位,五角大樓需要一個新的單位把它們統合起來。于是網絡戰司令部就誕生了。

  司令部的存在就是為了戰斗。

  聯合作戰司令部

  成立伊始,網絡司令部并不是級別最高的合成司令部,而是美國戰略司令部屬下的次級司令部。

  美利堅自有制度,國防部下有海、陸、空、陸戰隊4大軍種,和包括印度-太平洋司令部、非洲司令部、戰略司令部在內的10大諸兵種合成聯合作戰司令部(Unified Combatant Command)。

  雙方分工明確,通俗來說,軍種負責養兵,司令部負責用兵。

  不過,川普上臺后,美國政府和軍方對網絡領域越來越重視。2017年8月18日,白宮發布聲明稱,川普已經決定,將網絡司令部升級為聯合作戰司令部。

  川普認為,網上事務時間敏感,因此最好由一個機構掌握更高的權限,統合更多的資源。希望司令部升級后將會“加強美國網絡空間作戰能力”,以便“快速應對全球網絡空間不斷變化的安全威脅和機遇”。

  2018年5月4日,網絡司令部正式升級成為第10大聯合作戰司令部,負責統合各軍種的網絡部隊,防御美國網絡設施,并對敵對勢力發動進攻。

  2018年8月13日,《2019財年國防授權法案》(115屆國會,H.R.5515)簽署生效,規定只需要國防部長授權,有關部門就可以發動“網絡秘密軍事行動”。

  2018年9月18日,白宮發布《國家安全總統備忘錄13號》(National Security Presidential Memoranda 13),賦予網絡司令部更大的權限。除了能夠引發人員死亡和重大經濟損失的行動,不用走太長的審批程序。

  2018年9月20日,博爾頓宣布白宮授權有關部門針對美國的對手采取“網絡攻擊作戰”。那對手是誰?白宮點了2個國家的名:中國、俄羅斯。

  幕后黑手

  2019年6月15日,《紐約時報》發布一條重磅新聞,曝光了美國網絡司令部在俄羅斯的行動。

  俄羅斯是美國的重點關注對象,報道稱至少從2012年開始,俄羅斯的電網就遭到美方偵察,這一點和斯諾登泄露的情報相符合(下文交代)。不過美方主要從事監視行動,進攻行動很少。前國防部長幕僚長埃里克·羅森巴赫(Eric Rosenbach)稱“一只手都數得過來”。

  2015年,美國大選活動如火如荼,民主黨全國委員會遭到黑客入侵,后來查明是俄羅斯黑客所為。美國的關鍵基礎設施,包括電網和核電站也遭到俄羅斯黑客入侵。奧巴馬政府決定打擊報復。

  有來有往,美國網絡司令部突破俄羅斯電網計算機系統,植入惡意代碼。同時,美方對俄羅斯的網絡戰機構,互聯網研究中心(Internet Research Agency)實施打擊。報道稱,美方“搗毀了”該機構的“電腦系統”。

  川普上臺后,進攻繼續。那么打擊效果如何?報道稱,目前的工作屬于“埋雷”,是為了“警告普京”,植入的惡意軟件沒有“激活”,還沒有徹底撕破臉

  事件還有一個有意思的小插曲。看上去,川普很信任網絡司令部,但是網絡司令部不那么信任川普。報道稱,有關部門拒絕與川普分享行動的細節,因為害怕他到處亂說。

  從另一個事件似乎能夠推測美國網絡進攻的威力。

  2019年3月以來,委內瑞拉出現數次大規模停電事件。3月7日,全國23個州幾乎全部斷電。8日,委內瑞拉國防部長弗拉基米爾·洛佩茲(Vladimir Padrino López)指責“北美帝國主義”是停電的幕后黑手。

  “這是一場入侵,旨在動搖委內瑞拉人民,顛覆委內瑞拉國家。”

  美國政府自然不承認,但是媒體有其他的想法。3月9日,福布斯發布文章,認為委內瑞拉的指控“其實很實在”。對于美國來說,遠程網絡操控,癱瘓對方電力系統,是“理想的”打擊方式。作者猜測美方早就深入委內瑞拉電力系統,埋下不少雷。

  當然,作者不是想要替美國領罪,相反,作者鼓吹美國政府應該發動“先發制人的網絡攻擊”(cyber first strike)。

  美國網絡司令部似乎對電力系統情有獨鐘。這似乎是因為現代社會建立在電力之上,只要切斷電源,就可以在短時間內讓目標區域的各種設施癱瘓。作者也說,打擊電力系統,最能讓委內瑞拉民眾不滿,進而反對馬杜羅政府,減少反對派改朝換代的阻力。

  不過反對派的政變終究失敗了,馬杜羅政府得以繼續存在。看上去,美國網絡戰的效果不太理想,還需要做得更多。

  更多戰功

  2013年,美國國安局前合同工斯諾登叛逃,他泄露的文件中包括美國情報機構秘密行動的預算,讓我們得以一窺美國網絡作戰的風格和面貌。

  文件指出,在2011年,網絡司令部同美國情報部門一道,發動進攻作戰231次,跟蹤數百萬目標。

  所謂攻擊作戰,就是黑進對方網絡系統“操控、擾亂、阻斷、降級,或者銷毀存在電腦或網絡里的信息,或者摧毀電腦或網絡本身”。

  美方在對方電腦、路由器、防火墻中“暗中植入”惡意軟件,這叫“定制進入行動”(Tailored Access Operations),僅此一項在2013財年預算6.52億美元。這個規模,是單純的“防御行動”預算的2倍。文件稱有專門的軟件破解不同品牌的路由器、防火墻,而即使對方升級,這些惡意軟件仍然會留在目標內部,“截獲”通訊信息,進入網絡系統,為將來的行動留后門。文件預計到2013年底,美方將在全球的“戰略性選中的設備”內植入8.5萬惡意軟件。

  美國的目標包括中國、朝鮮、俄羅斯、古巴等美國對手,也包括巴基斯坦、以色列等美國盟友。美方對中國5代機研發很感興趣,不過從文件來看,應該是沒有取得戰果,這方面屬于“盲點”。

  文件稱,朝鮮防守嚴密,簡直密不透風,美方的動作沒有成果。

  但是美國政府沒有放棄,數年間網絡司令部一邊執行任務,一邊發展壯大,到了2013年,司令部規模超過4000人。2014年1月15日,《華盛頓郵報》披露了司令部數年間的預算情況。

1.jpg

(《華盛頓郵報》:司令部4年預算變化情況。)

  在奧巴馬任期的最后一年,朝鮮密集試射火星-10“舞水端”型中程導彈8次,失敗7次,失敗率高達87.5%。《紐約時報》認為這正是網絡攻擊的戰果

  2017年3月4日,《紐約時報》報道,自2014年,奧巴馬批準對朝鮮彈道導彈發射系統進行網絡攻擊。這是美國反導體系的一部分,叫“主動抑制發射”(left-of-launch),通過植入惡意軟件,破壞導彈的指揮和控制系統,阻斷通訊信號,讓導彈在離開發射臺后爆炸墜毀川普上臺后繼承了這個做法。

  網絡“功守道”

  從網絡司令部建立伊始,美國政府和軍方的殺心一直沒有消退。

  2009年5月29日,奧巴馬發表演講闡述本屆政府的網絡戰略時表示,美國的網絡戰略主要是防御性的,強調對抗外來的威脅。

  當時網絡司令部正在籌建,《紐約時報》同日報道稱五角大樓建立該機構“為數字戰爭組織和訓練隊伍,統籌進攻和防御行動”。

  “國防部需要建立司令部,掌握所需的技術能力,專注于統合網絡空間的作戰行動。在未來,該司令部必須有能力在全球的安全環境協調作戰效果,為非軍事機構和盟友提供支持。”

  但是網絡空間四通八達,整個世界連成一體,因此實際操作上跟傳統軍事領域的防御有些不一樣。

  同年10月18日,蘭德公司發布報告《網絡威懾和網絡戰》(Cyberdeterrence and Cyberwar),對美國政府政策做出點評。

  報告認為,網絡司令部的建立,正式標志著網絡空間成為“戰場”,和傳統的陸地、海洋、天空與太空并列。網絡攻擊可以提升到戰略高度,這意味著對方的民用設施都在打擊之列。

  不過蘭德公司對網絡作戰的效果持懷疑態度。空軍的戰略轟炸能夠使敵人屈服,是因為轟炸機投擲的炸彈能夠摧毀對方設施。網絡作戰如何才能見效?

  2011年5月31日,《華盛頓郵報》通過采訪匿名官員,對美軍的網絡戰略有所披露。

  當時,美軍持有幾款電腦病毒,效果類似于震網(Stuxnet)病毒,可以癱瘓對方基礎設施。美軍官員稱,發動這種進攻需要總統的授權。

  但是對敵方網絡設施進行“偵察”,是不需要總統授權的。這種偵察活動包括研究對方的發電站等設施如何運行,如何通過網絡進行操控,并把可以植入病毒的薄弱環節標注出來。

  中情局和國安局前任局長邁克·海登(Michael Hayden)形象地說,即使對方做了升級操作系統這種常規操作,美方也會在第一時間知道。

  什么樣的“防御”需要到對方的領域內偵察,進而實時掌控對方的動作?

  以攻代守,殺心畢露。

  2011年10月17日,《華盛頓郵報》報道了美軍網絡打擊利比亞卡扎菲政府的計劃。

  當時,利比亞內戰之火正在燃燒,美國介入干涉,站在叛軍一方。美軍原先打算發動網絡攻擊,但是因故作罷。美國國防部高級官員解釋說,利比亞政府軍勢力占優,眼看就要拿下叛軍掌控的班加西,從而結束戰爭。這種時候發動網絡攻擊不合適,因為起效太慢,還是傳統的空襲解決問題。

  那么網絡攻擊能取得什么效果呢?

  《華郵》的報道稱,美國的網絡部隊可以遠程打擊利比亞的電力設施,從而暫時關閉利比亞的防空系統。

  2012年9月18日,網絡司令部請美國國務院法律顧問哈羅德·科爾(Harold Koh)講解網絡戰的法律問題。哈羅德稱“網絡不是法外之地”,不能為所欲為。一切導致美國人員傷亡和重大財產損失的外國網絡行動,會被美國視為“非法使用武力”進犯,美國將會使用防衛權反擊。照這個邏輯,網絡司令部的一系列秘密行動,算不算對他國的軍事入侵?

  2015年4月, 美國國防部發布《網絡戰略》報告(The Department of Defense Cyber Strategy),稱網絡司令部需要在總統和國防部長的領導下,保衛美方網絡安全,“發動網絡戰,癱瘓敵方軍用網絡或者基礎設施”,“對冒頭的威脅和機會做出反應”。

  不過,從后來的歷次《網絡戰略》和其他政府戰略文件來看,美國并沒有對外清晰表述它的網絡交戰規則。換而言之,網絡司令部何時出手?一般情況下秘而不宣。

  從媒體報道來看,美國軍方似乎享有主動進攻的防御自由。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晨鐘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k101)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孫錫良:老孫微評(獨立思考)
  2. 錢昌明:看!中共一大代表的四種歸宿 ——建黨節史鑒
  3. 自知者明——謹以此文送別王大賓
  4. 孔慶東:你還記得你在黨旗下宣過的誓言嗎?
  5. 有人嘲笑毛澤東時代的票證,你真的了解毛時代嗎?
  6. 香港青年的“幼稚病”,與大陸青年的“皈依者狂熱”
  7. 郭松民 | 評《八佰》的立意:國軍“照亮”了誰?
  8. 小國大政治家,金正恩不愧是最強八零后
  9. 大學排行榜就是一個忽悠騙錢的工具
  10. 沒有毛主席就沒有中國共產黨!紀念黨的生日,更要紀念毛主席!
  1. 王大賓揪斗彭德懷始末
  2. 假如當年“一切經過統一戰線,一切服從統一戰線” ——香港“修例”風波聯想
  3. 王震將軍秘書說:毛主席屬于20世紀、21世紀、22世紀
  4. 農夫與蛇:暴發戶郭臺銘的底氣來自哪里?
  5. 美國這次要動用核武級的大殺器了,中國如何應對?
  6. 文革造反派五大領袖之一王大賓病逝,愿一路走好!
  7. 突發!招商銀行網貸平臺倒了......
  8. 不敢“破網”,“操場埋尸案”真相的意義就是零
  9. 小議“不惜一切代價”
  10. 一波未平 一波又起 放棄幻想 自力更生
  1. 大褲衩里有投降派——說說央視6臨時改播電影《黃河絕戀》
  2. 炒作胡耀邦“批示逮捕”政治局委員之子可以休矣
  3. 中國共產黨是打出來的!——欣聞魏鳳和將軍的宣戰書有感
  4. 周恩來、博古、張聞天等為什么隱瞞“交權”的事實
  5. 淮海戰役功勞誰之最——兼述被淡化被抹殺的我軍戰時基層政治工作
  6. 報應不爽,原新京報社社長落馬
  7. 王大賓揪斗彭德懷始末
  8. 木蘭從軍慘遭強奸:這就是“黃金時代”?
  9. 奇恥大辱源于重大失誤:香港回歸后竟從未進行“去殖民地化”處理!
  10. 望長城內外:鄧小平有沒有說過“跟著美國的國家都富了”?
  1. 誰在上甘嶺刻下的——“中國人在此!”
  2. 活久見!看華盛頓把他們逼成什么樣了?
  3. 王震將軍秘書說:毛主席屬于20世紀、21世紀、22世紀
  4. 中美貿易戰:兩種夢想的戰斗
  5. 文革造反派五大領袖之一王大賓病逝,愿一路走好!
  6. 農夫與蛇:暴發戶郭臺銘的底氣來自哪里?
守车人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