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 > 國際 > 國際縱橫

不可用嘩眾取寵的手法歪曲歷史事實——駁所謂斯大林和希特勒共謀挑起二戰的謬論

劉淑春 佟憲國 · 2019-06-29 · 來源:《世界社會主義研究》2019年第六期
收藏( 評論( 字體: / /
希特勒德國是“波蘭戰爭”的挑起者,斯大林蘇聯在這場戰爭中采取了中立立場;蘇聯《蘇德互不侵犯條約》并非斯大林與希特勒結盟的條約,蘇聯沒有瓜分波蘭;斯大林蘇聯并非是與日本軍國主義瓜分中國的同謀,在中國抗日戰爭中蘇聯給予了中國巨大援助。

  [摘要]近來,互聯網上流傳著所謂斯大林與希特勒聯手瓜分了波蘭,共同挑起第二次世界大戰,斯大林還與日本密謀瓜分中國的說法,這是以嘩眾取寵的手法歪曲歷史事實。希特勒德國是“波蘭戰爭”的挑起者,斯大林蘇聯在這場戰爭中采取了中立立場;蘇聯《蘇德互不侵犯條約》并非斯大林與希特勒結盟的條約,蘇聯沒有瓜分波蘭;斯大林蘇聯并非是與日本軍國主義瓜分中國的同謀,在中國抗日戰爭中蘇聯給予了中國巨大援助。

  近來,一篇署名石國鵬的文章在網上流傳[1] 。文章稱,他有一個“新發現”,即“標志第二次世界大戰全面爆發的‘波蘭戰爭’,其挑起者,除了眾所周知的德國希特勒,還有另一個同謀者,那人竟然就是蘇聯斯大林!”這位石國鵬先生認為:“其實,斯大林除了聯手希特勒挑起了第二次世界大戰,更與日本軍政府對瓜分中國進行了密謀!”

  石國鵬在上述歷史事件中的“新發現”或者“史無前例的貢獻”,可以說既無任何新的事實依據,也無任何標新立異的解釋,都不過是拾西方反蘇反斯大林學者的牙慧而已。因此,只要把西方那些反蘇反斯大林學者們編造的謊言戳穿,石國鵬結論的真偽也就不辯自明了。

  一、希特勒德國是“波蘭戰爭”的挑起者,斯大林蘇聯在這場戰爭中采取了中立立場

  1939年9月1日凌晨,納粹德國發動閃電戰,橫掃德波邊界。9月8日德軍便推進到波蘭首都華沙城下,經過20天激戰,波蘭軍隊在孤立無援情況下不敵德國鐵騎,華沙淪陷,波蘭軍隊向德軍投降。按照條約,當波蘭在遭受外敵入侵時對其負有保護義務的西方大國英法,于9月3日對德正式宣戰,第二次世界大戰就此拉開序幕。然而,在對德宣戰后直至次年5月10日德軍揮師侵入比利時和荷蘭,兵鋒直指法國和英國的這8個月時間里,英法兩國幾乎是按兵不動,任由德軍征服波蘭。因此,西方史學界把英法兩國這種“宣而不戰”的事實稱為“靜坐戰”和“奇怪的戰爭”。

  英法當時為什么宣而不戰呢?一是因為,法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損失慘重,幾乎到了亡國滅種的邊緣。后來雖然慘勝,但法國錯誤地吸取了一戰塹壕戰的經驗,花費巨資修建了馬其諾防線。法國人認為,憑借固若金湯不可攻破的馬其諾防線,以逸待勞能給主動進攻的德軍以重大殺傷,使德軍不敢貿然對法發動戰爭,法國也不想主動去招惹對面的德軍,這是法國軍事戰略的主旨。二是因為,一戰后英國的財政一直困難,戰爭準備遠不及德國那樣迅速有力。時任英國首相張伯倫就曾明白無誤地說:“我所希望的并不是軍事勝利,我對這種可能性也深感懷疑,我希望的是德國內部的崩潰。”[2] 那么會有什么樣的外部力量可以使德國從內部發生崩潰呢?這其實就是英法對德“宣而不戰”的原因之三。英法希望,也認為有可能將希特勒德國這股戰爭禍水引向東邊的蘇聯。因為希特勒法西斯一貫叫囂與共產主義不共戴天,執意要消滅蘇聯。希特勒的納粹黨在德國執掌政權后,于1936年與日本專門簽訂了對付蘇聯的《反共產國際協定》[3] ,把原來的嘴上和筆端戰爭逐步轉變成真刀真槍的戰爭準備。英法按兵不動,其實是英法“慕尼黑政策”的繼續。它們認為,德國在占領波蘭之后,下一個目標一定是蘇聯。蘇聯對德國入侵的抵抗,無論成功與否,都會出現蘇德“兩敗俱傷”,而英法“坐收漁利”的結果。

  但英法兩國的如意算盤打錯了。希特勒沒有按常理出牌,他把英法兩個老牌殖民主義國家看作比社會主義國家蘇聯更可惡的首要敵人。為了消滅英法兩個首要敵人,征服整個歐洲,希特勒可以先將德國與蘇聯的矛盾放置一邊。于是便產生了斯大林領導下的蘇聯與希特勒統治下的德國簽訂《蘇德互不侵犯條約》的可能性。

  在蘇聯與德國簽訂《蘇德互不侵犯條約》之前的1939年4月至8月,英、法、蘇三國在莫斯科舉行過多輪軍事、政治談判。蘇聯在談判中向英法提出建議:一、締結英、法、蘇之間有效期為5至10年,包括軍事援助在內的反侵略互助條約;二、三國保障中歐和東歐國家的安全;三、締結三國間相互援助的具體協議。然而,長達4個月之久的英法蘇談判毫無結果。英法同意了納粹德國在東歐和中南歐自由行動,拒絕了蘇聯提出的保障中歐和東南歐國家安全的建議。

  1939年5月至8月間,希特勒一再通過外長約阿希姆·里賓特洛甫(Joachim von Ribbentrop)向蘇聯表示,納粹德國無意侵略蘇聯,并希望改善彼此關系。因為希特勒已經決定侵略波蘭,他得知莫斯科正在舉行英法蘇三國談判,對之深感憂慮。

  1939年5月,日本在遠東地區挑起“諾門坎事件”,向蘇聯發動進攻,而德、日兩個法西斯國家又在談判,意欲結成軍事同盟,蘇聯強烈地感覺到有腹背受敵之虞。

  1939年8月2日,希特勒直接電告斯大林,要求蘇德會談簽約。蘇聯對英法兩國的綏靖政策和禍水東引政策相當不滿,也相當失望,遂答應了希特勒的請求。

  1939年8月2日,德國外長里賓特洛甫帶著希特勒親筆簽字的全權證書,動身前往莫斯科。1939年8月3日,里賓特洛甫向蘇聯提出希望改善彼此關系,聲稱從波羅的海到黑海沒有一個問題不能通過協商解決并使雙方都感到滿意。1939年8月17日,納粹德國駐蘇聯大使舒倫堡再次會見莫洛托夫,表示愿與蘇聯締結一項互不侵犯條約。

  1939年8月23日,兩架“禿鷲”運輸機載著納粹德國代表團抵達莫斯科。斯大林、莫洛托夫和里賓特洛甫通過兩次會談,于當晚正式簽訂了《蘇德互不侵犯條約》,亦稱《莫洛托夫-里賓特洛甫條約》。

  《蘇德互不侵犯條約》[4] 的主要內容有:

  1.締約雙方保證不單獨或者聯合其他國家彼此互相使用武力、侵犯或攻擊行為;

  2.締約一方如與第三國交戰,另一締約國不得給予第三國任何支持;

  3.締約雙方決不參加任何直接、間接反對另一締約國的任何國家集團;

  4.雙方以和平方式解決締約國間的一切爭端;

  5.條約有效期為10年。

  除互不侵犯條約外,蘇德雙方還簽訂了一份秘密附加協議書,其中規定:

  1.屬于波羅的海國家(芬蘭、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宛)的地區如發生領土和政治變動時,立陶宛的北部疆界將成為德國和蘇聯勢力范圍的界限。在這方面,雙方承認立陶宛在維爾諾地區的利益;

  2.如波蘭發生領土和政治變動,蘇德雙方將大致以納雷夫河、維斯杜拉河和桑河為勢力分界。維持波蘭獨立是否符合雙方利益,以及如何劃界,只能在進一步的政治發展過程中才能確定;

  3.在東南歐方面,蘇聯關心在羅馬尼亞的比薩拉比亞的利益,德國宣布在該地區政治上完全沒有利害關系;

  4.雙方將視本協議書為絕密文件。

  石國鵬由此切入,認定希特勒與斯大林簽訂的《蘇德互不侵犯條約》瓜分了波蘭,挑起了“波蘭戰爭”。“波蘭戰爭”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序幕,因此希特勒與斯大林都是發動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罪魁禍首。

  石國鵬以及他的西方先生們在這個問題上邏輯混亂得很。第二次世界大戰開打時的敵對雙方,是英法支持下的波蘭第二共和國政府與希特勒德國。希特勒德國對波蘭發起閃電戰后的第三天,英法就正式宣布對德開戰,但直至第二年5月10日德國入侵比利時、荷蘭之前一直按兵不動。為什么波蘭戰爭打響之后宣布不參加歐洲戰爭的日本和聲明在戰爭中保持中立的美國,以及宣而不戰的英法不被指責為共謀,而與德國簽訂了互不侵犯條約的蘇聯卻被指責為挑起二戰的罪魁禍首呢?蘇聯為了粉碎英法“禍水東引”的陰謀,為給本國爭取盡可能長一些的戰爭準備時間,在明知希特勒法西斯靠不住,侵蘇戰爭遲早會爆發的情況下,與希特勒德國簽訂《蘇德互不侵犯條約》,這又有什么可以指責的呢?這不恰好顯示出斯大林過人的機智,以及他對帝國主義國家之間矛盾的巧妙利用嗎?

  二、美國學者對指責斯大林與希特勒同為二戰罪魁論調的批駁:蘇聯沒有瓜分波蘭

  石國鵬指責斯大林與希特勒,都是挑起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罪魁禍首的說法沒有一點是他自己的發現,不過是鸚鵡學舌,把西方反斯大林反蘇學者的論調搬過來而已。

  2010年,美國耶魯大學東歐史教授蒂莫西·斯奈德教授出版了一本名為《血腥之地》[5] 的書。迄今為止,只有該書最為成功地將斯大林與希特勒相提并論,把斯大林領導下的蘇聯與希特勒統治下的納粹德國等量齊觀。說該書“最為成功”,是因為它在眾多報紙和雜志上好評如潮,斬獲過諸多史學方面的獎項,并且已被翻譯成26種語言出版。斯奈德的這本書現在在西方被視作權威著作,受到廣泛關注。他在《血腥之地》一書中無論說過什么事情,都會被不了解事實真相的讀者認作事實。石國鵬的所謂“新發現”,歸根結底應該都是從斯奈德那里販賣來的。

  美國蒙特克萊爾州立大學教授格羅弗·弗(Grover Furr)認真研究過斯奈德的《血腥之地》一書。基于這種研究,弗發現斯奈德對斯大林和斯大林領導下的蘇聯所編織的各種“罪行”,全都是不實的捏造,斯奈德指控的樁樁件件“罪行”沒有一件是真實可信的。為戳穿斯奈德在《血腥之地》一書中的滿紙謊言,弗于2014年出版了一本名為《血腥的謊言》的專著,其副標題是“蒂莫西·斯奈德的《血腥之地》一書中斯大林及蘇聯的每一項指控都屬無中生有——證據在此”[6] 。

  關于《莫洛托夫-里賓特洛甫條約》,弗在《血腥的謊言》一書中寫道:“今天,幾乎所有具有權威性的報告都認定蘇聯在1939年9月17日入侵了波蘭。但事實卻是蘇聯并沒有入侵波蘭。而且,蘇聯從來都沒有做過納粹德國的同盟國。《莫洛托夫-里賓特洛甫條約》是一項互不侵犯條約,而不是任何形式的同盟條約。”

  弗指出:“在考察這個所謂的‘入侵’問題之前,必須先來熟悉一下關于《蘇德互不侵犯條約》的錯誤概念,這一條約我簡稱為《里賓特洛甫條約》。”這些謊言中最常見的也是最荒謬的說法是這樣的,譬如,在名為“密室內”(Behind Close Doors)的書籍和電視劇中提道:“……納粹和蘇聯按照他們在《里賓特洛甫條約》中的協定分割了這個國家……”事實上,《里賓特洛甫條約》中的秘密協議沒有計劃對波蘭進行任何形式的分割。至少截至9月7日,希特勒仍在考慮與波蘭締結和約,如果波蘭講和的話。德軍總參謀長弗蘭茨·哈德爾(Franz Halder)將軍在他的《戰爭日記》(War Diary)中寫道:

  1939年9月7日元首最高統帥部(9月7日下午):

  波蘭主動提出開始談判。他(希特勒——德國元首)準備好了談判(按照以下條件):[波蘭必須]與英法斷交。波蘭的一部分將會被(保留并)得到承認。從那累夫河(Narev)到華沙(區域)——給波蘭。工業區——給我們。克拉科夫(Krakow)——給波蘭。貝斯克多山區(the Beskidow mountains)的北部地區——給我們。(西部的省份)烏克蘭——獨立。

  所以即使在9月7日,希特勒仍在考慮西烏克蘭的獨立(問題),盡管根據《里賓特洛甫條約》的“秘密協定”,西烏克蘭處于蘇聯的勢力范圍內。這表明:

  1.關于勢力范圍的“秘密協定”不是有關“分割波蘭”的(協定);

  2.希特勒準備與波蘭而非蘇聯協商有關西烏克蘭(的問題)。而按照《里賓特洛甫條約》中的秘密協定規定,西烏克蘭完全處于蘇聯“勢力范圍”內;

  3.遲至9月7日希特勒仍在計劃保存一個縮小的波蘭國。

  在哈德爾9月9日和10日的日記中,他重復道,德國正在討論在西烏克蘭建立一個獨立國家的問題。這進一步證明《里賓特洛甫條約》的秘密協議并未涉及任何“分割波蘭”的問題。

  直到9月12日,關于波蘭政府是否有可能逃往羅馬尼亞的議題顯然被提出,但是這件事并未發生。這意味著在9月12日,希特勒仍然相信波蘭政府將待在波蘭,因為他認為他仍可以與波蘭政府首腦協商和平問題[7]。

  同一天,武裝部隊最高統帥部總長(德軍最高統帥)威廉·凱特爾(Wilhelm Keitel)將軍命令海軍上將卡納里斯(Canaris)以建立一個獨立的波蘭和加利西亞烏克蘭為目的,在波蘭領土上成立烏克蘭民族主義者組織的戰斗部隊。這一行動伴隨著對波蘭人和猶太人的大規模屠殺。

  人們如同認定一個既定的事實一樣,把《里賓特洛甫條約》當作一個“分割波蘭”或者瓜分波蘭的協議。造成這種謬誤的一個重大原因,要歸結于這樣一個不容忽視的事實,即英法確實和希特勒簽訂了一項“分割另一個國家”即捷克斯洛伐克的《互不侵犯條約》。那就是1938年9月30日簽訂的《慕尼黑協定》,也就是人們常說的“慕尼黑陰謀”。波蘭也參與了“分割”捷克斯洛伐克的行動。波蘭將捷克斯洛伐克切申(波蘭語:Cieszyn)地區的一塊土地收入囊中,雖然那里只有少數人口是波蘭人。

  在納粹德國即將征服波蘭的時候,蘇聯于1939年9月17日開始進占波蘭東部地區。蘇聯的這一行動是否可以解讀為“侵略”或“入侵”波蘭呢?這里有9條證據可以證明蘇聯沒有入侵波蘭,當然更談不上瓜分波蘭。

  1.波蘭政府沒有對蘇宣戰。

  2.波蘭最高指揮官愛德華·雷茲希米格維(Edward Rydz-Smigly)元帥命令波蘭士兵不要和蘇聯戰斗,盡管他命令波蘭武裝力量繼續和德國戰斗。

  3.波蘭總統自從9月17日被軟禁于羅馬尼亞之后,就默認波蘭不再有一個政府。

  4.羅馬尼亞政府默認波蘭不再有一個政府。

  5.羅馬尼亞和波蘭之間有一個針對蘇聯的軍事協議。然而羅馬尼亞并未對蘇聯宣戰。羅馬尼亞承認紅軍并未和德國結盟來與波蘭發生戰爭。

  6.法國并未同蘇聯宣戰,盡管它與波蘭有一個雙方互助防御協議。

  7.英國從未要求蘇聯從西白俄羅斯和西烏克蘭撤軍,這些前波蘭國的領土在1939年9月17日之后被紅軍占領。

  8.國聯沒有認定蘇聯已經侵占了一個成員國。但是當蘇聯1939年進攻芬蘭的時候,國聯確實投票將蘇聯從國聯中開除出去,并且有幾個國家和蘇聯斷絕了外交關系。國聯這個明顯不同的反應也告訴我們,國聯認為蘇聯出兵芬蘭的問題與有關“入侵”波蘭的問題之間有著本質的不同。

  9.所有的國家都接受蘇聯的中立宣言。

  沒有一個國家——美國、英國、法國或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宣稱蘇聯是一個交戰國。甚至連波蘭流亡政府一開始在巴黎也沒有對蘇宣戰。1958年,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教授喬治·金斯伯格(George Ginsburgs)發表了一篇文章考察德波戰爭中蘇聯的中立表態。在參考了當時的國際法和當事人的陳述后,金斯伯格總結說,蘇聯確實是中立的,并且這種中立立場為國際社會所承認。

  至于當時的蘇聯為什么會在與里賓特洛甫的談判中把波蘭的西烏克蘭地區劃入蘇聯的利益線,只要回望一下歷史,人們也就不難理解了。在1921年3月簽訂的《里加和約》中,被內戰和國際調停折磨得筋疲力盡的俄羅斯共和國(蘇聯直到1922年底才正式成立)同意讓出白俄羅斯和烏克蘭的一半給波蘭的帝國主義者以換取迫切需要的和平。

  在根據協議割讓給波蘭的西白俄羅斯和西烏克蘭地區,講波蘭語的當地居民只占人口的少數。波蘭政權鼓勵波蘭裔人向那些地區移民,以使這些地區更加“波蘭化”。此后,波蘭政府在當地對白俄羅斯人和烏克蘭人的語言使用提出了很多限制。為了奪取更多領土,波蘭政府也一直伺機參加納粹德國的對蘇戰爭。遲至1939年1月26日,波蘭外交部部長貝克(Beck)還在華沙與納粹外交部部長里賓特洛甫討論共同對付蘇聯的問題。這便是波蘭政府在波蘭被納粹德國征服前的基本政治態度。

  三、斯大林蘇聯并非與軍國主義日本瓜分中國的同謀,蘇聯在中國抗日戰爭中給予了中國巨大援助

  石國鵬給了我們這樣一個等式:瓜分中國領土的罪魁禍首=日本軍政府+蘇聯斯大林。他給出的證據是,1941年4月13日,同樣在莫斯科,蘇聯又與日本簽訂了《蘇日中立條約》,同時又發表了所謂的“共同宣言”。“同樣”和“又”字,石國鵬顯然在把《蘇日中立條約》與前面所論的《蘇德互不侵犯條約》作類比。

  在歷史上,沙皇俄國和日本都曾經多次瓜分中國,給中國人民造成了政治上、經濟上、肉體上和心理上的嚴重傷害。將斯大林蘇聯與軍國主義日本相提并論,容易引發中國人民的共鳴。石國鵬大概有意要利用中國人的這種心理,但墨寫的謊言怎么掩蓋得了血寫的事實呢?

  1917年新型的社會主義國家蘇聯一經建立,就迅即從根本上改變了沙俄對中國的政策,從而使積貧積弱四分五裂的中國從蘇聯那里看到了自己的未來和希望。孫中山先生提出“[8],中蘇關系迎來了一個可能實現根本改善的重大轉機。1924年,中國國民黨政府與蘇聯建交。

  1931年9月18日,日本開始入侵中國東北地區,中日關系成為中國對外關系的主軸。而蘇聯同日本的矛盾也因日本對蘇聯遠東地區邊境安全的威脅增大而日益尖銳起來。這種形勢促使中蘇兩國于1932年12月12日恢復了1929年7月中斷的邦交關系,并進一步走上了聯合對日的道路,建立了聯盟關系,并將這種關系大體上保持到抗戰取得最后勝利。

  在抗戰初期和中期,蘇聯在政治、道義、精神和外交上給予中國抗戰以有力的支持,鼓舞了中國抗日軍民的士氣,堅定了中華民族必勝的信念;給予中國貸款和軍事物資援助,改善了中國抗戰中武器裝備落后和匱乏的狀況,提高了中國軍隊的抗戰能力;派遣軍事顧問和各類專業技術人員援華,提高了中國軍隊指揮員的指揮和協調能力,在一定程度上彌補了中國正面戰場各類參謀和專業技術人員的不足;派遣空軍志愿人員來華與中國空軍并肩作戰,更是直接支持了中國人民的抗日斗爭。而蘇聯在抗戰末期出兵中國東北,又加速了日本的敗降和中國抗日戰爭勝利的進程。此外,蘇聯強大兵力在遠東的存在,客觀上起到了有力牽制日軍、支援中國抗戰的作用。中國國民政府對蘇聯的這種作用是承認的。1939年9月22日,蔣介石曾致電斯大林,表示希望蘇聯能繼續在遠東保持強大的兵力。國民黨高級將領白崇禧曾對蘇聯駐華大使潘友新談到強大蘇軍在蘇聯遠東邊境長期存在對中國抗戰所具有的重大意義和作用。他說,蘇聯至少牽制了30萬可以投放到中國戰場的日軍[9]。

  疾風知勁草,患難見真情。不在比較中看蘇聯在中國抗日戰爭中給予中國人民的援助,還不足以說明蘇聯援助的力度和作用。1931年9月,最先成為第二次世界大戰策源地的日本,為了轉嫁空前的經濟危機,緩和國內矛盾,擺脫困境,在中國的東北地區精心策劃和制造了“九一八事變”,發動了侵華戰爭。日本法西斯過高地估計了自己的力量,過低地估計了中國人民的力量,妄圖“速戰速決”,在三個月內滅亡全中國,變中國為它的獨占殖民地,繼而以中國為基地,再“北進”侵略蘇聯,“南進”侵占南洋群島,最終稱霸亞洲,稱雄世界。日本發動的這次侵華戰爭,是第一次世界大戰后首次發生的用武力重新瓜分世界的重大行動,立即引起了國際上的密切關注。各國人民競相譴責日本的侵略戰爭,堅決支持中國人民抗擊日本法西斯的正義斗爭。但是,各國政府基于各自的利益,對此作出了不同的反應,一些資本主義國家對日本侵華采取了綏靖主義的態度和政策。與此形成鮮明對照的是,社會主義國家蘇聯基于對被壓迫民族的同情和自身安全的考慮,自“九一八事變”爆發后,在道義上始終是同情和支持中國的。1931年9月23日,蘇聯外交人民委員部致電中國政府說:“日軍在東三省行為之擴大,實出蘇聯意料之外,蘇聯對于中國深表同情。”[10] 9月24日,蘇聯外交人民委員李維諾夫發表聲明,表示“蘇聯在道義上、精神上、感情上完全同情中國,并愿作一切必要的幫助”[11] 。9月25日的《真理報》有文章寫道:“蘇聯的勞動者極其認真地關注中國的斗爭,他們的同情心在中國人民一邊。”11月5日,《真理報》又進一步揭露,“日本所以欲攫取滿洲者,無非欲在太平洋上爭得霸權”[12]。在此期間,蘇聯人民還多次舉行集會和示威游行,抗議日本帝國主義對中國的侵略。當日軍侵占遼吉兩省許多重要城鎮,繼續沿中東鐵路北上擴大侵略時,蘇聯政府于9月23日向日本駐蘇大使廣田弘毅提出強烈抗議,表示:“日本侵犯中東鐵路權利時,蘇聯在正當范圍內不得不取防衛手段。”[13] 蘇聯的警告,迫使日軍暫時停止了沿中東鐵路北侵的計劃。東北部分抗日義勇軍人員于1932年冬被迫退入蘇聯境內后,受到了蘇聯政府的熱情接待。后來,蘇聯政府又嚴詞拒絕了日本方面“引渡”義勇軍將領的無理要求。

  中蘇兩國于1932年12月12日恢復了外交關系。這些舉動,無疑是對中國抗戰的支持和鼓舞。特別是中蘇復交,不僅具有雙邊意義,而且具有國際意義,它標志著中蘇關系進入了正常化的新階段,為以后兩國合作應對日本侵略打下了堅實的政治基礎。尤其是,中蘇復交是在“九一八事變”發生一年多的時候實現的,這無疑是對日本政府的一個沉重打擊,向日本發出了中蘇兩國有可能聯合對付其野蠻擴張以捍衛遠東和平的警告。中蘇復交得到了對此期盼已久的中國人民的一致歡迎,贊譽之聲響遍全國。相反,日本政府受到中蘇復交的打擊后異常惱怒,痛感中蘇復交有礙于日本實現既定的侵略擴張的“大陸政策”。所以,在中蘇復交消息正式宣布之后,日本乘機掀起了一場新的反蘇運動,煽動各國的仇蘇情緒。這也從反面證明了中蘇復交對抵制日本侵略,具有積極的、重要的、特殊的意義。

  1936年德國與日本專門簽訂了對付蘇聯的《反共產國際協定》。這使得蘇聯感覺腹背受敵,無論出于對中國共產黨人的支持,還是出于避免蘇聯東西兩端受敵的需要,蘇聯都有必要幫助中國的抗日力量拖住日本侵略者,使之騰不出手來將矛頭北向。

  1937年“七七事變”后,英美意德等歐美西方國家一起拋棄了中國,切斷了對中國的一切軍事援助,轉而大力支持日本。從1937年到1941年,被歐美西方國家拋棄的蔣介石政府,從蘇聯方面得到了將近4年全方位的大力支持。蘇聯以貼息貸款方式,援助了中國5億美元左右的陸軍裝備。蘇聯還派出規模巨大的志愿航空隊。這些援助使中國軍隊在武漢戰役,以及后續多年的抗日戰場上,頂住了日本的瘋狂進攻。而這4年期間,美國卻向日本提供了其侵華時所需鋼鐵、石油、橡膠和各類軍工戰略物資的58%,給日本侵華軍工生產以極大的幫助。

  1945年8月8日,蘇聯在打敗德國法西斯后,根據《雅爾塔協議》對日宣戰。8月9日零時,蘇聯紅軍以三個方面軍上百萬人的兵力,跨過中蘇邊界進入我國東北,在4400公里的邊境線上向日本關東軍發起了勢不可擋的總攻。在中國人民的英勇配合下,蘇軍僅用了一周時間便擊潰了日軍關東軍主力。蘇聯紅軍自8月9日出兵我國東北至戰役結束,歷時24天,共擊斃日軍8.3萬人,俘虜59萬人,蘇聯紅軍傷亡3.2萬人[14] 。要知道,蘇聯出兵中國東北,是在蘇聯剛剛戰勝德國法西斯入侵,國內遭受2700多萬人[15] 的犧牲之后做出的重大援華行動。中國抗日戰爭勝利后,蘇聯軍隊很快撤回本國。毛澤東1949年至1950年首次訪問蘇聯期間,與蘇聯簽訂了《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關于中國長春鐵路、旅順口及大連的協定》和《關于蘇聯貸款給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協議》。蘇聯遵照協定,把由蘇聯軍隊接管的中國旅順地區也歸還給中國。這些事實難道不是對石國鵬上述等式的最有力批駁嗎?

  作者:劉淑春,中國社會科學院馬克思主義研究院研究員;佟憲國,中國外交部國際司參贊

  文章來源:原文載于《世界社會主義研究》2019年第六期

  注釋:

  [1]石國鵬這篇評述歷史的文章登載在網頁上。因怕被網管部門查封,所以不敢直接使用真名,而是用“聽石頭說”的改頭換面名字來避開網管的查封。目前,他的文章依舊貼在這個網頁上:https://mp.weixin.qq.com/s/WzYrpQI53A6HCFuY 8dXyBQ。

  [2]〔英〕法伊林:《內維爾·張伯倫傳》,麥克米倫出版社1947年版,第428頁。

  [3]1936年11月德日兩國簽訂《反共產國際協定》,后來意大利加入這個協定,德意日結成了三國軸心。(科羅廖夫:《諾門坎戰役蘇軍損失慘重死傷2萬,日本為何還放棄了進攻蘇聯?》,https://new.qq.com/omn/20180815/20180815A0LR32.html)。

  [4]《蘇德互不侵犯條約》的主要內容引自百度百科《蘇德互不侵犯條約》條目,https://baike.baidu.com/item/蘇德互不侵犯條約/1631588?fr=aladdin#reference-[1]-90380-。

  [5]Timothy Snyder:Bloodlands:Europe Between Hitler and Stalin.New York,Basic Books,2010.

  [6]Grover Furr:Blood Lies:The Evidence that Every Accusation against Joseph Stalin and the Soviet Union in Timothy Snyder.s Blood lands Is False (New York,Red Star Publications,2014)。本文所引格羅弗·弗的段落參考了該作者同一主題的提要性文章:Did the Soviet Union Invade Poland in September 1939? NO! (The answer:No,it did not.),https://msuweb.montclair.edu/ furrg/ research/mlg09/did_ussr_invade_poland.html,以及作者于2014年10月11日在中國地質大學縱橫學社秋季講演的記錄:《到底發生了什么:〈里賓特洛甫條約〉;“蘇聯入侵波蘭”……》http://www.hswh.org.cn/wzzx/xxhq/oz/ 2015-02-24/ 30351.html。

  [7]格雷弗·弗(Grover Furr)教授2014年10月11日在中國地質大學縱橫學社秋季講演的記錄:《到底發生了什么:〈里賓特洛甫條約〉;“蘇聯入侵波蘭”……》(http://www.hswh.org.cn/wzzx/xxhq/oz/ 2015-02-24/ 30351.html)。

  [8]聯俄,聯共,扶助農工”的三大政策聯俄、聯共、扶助農工的三大政策,是孫中山在1924年的國民黨“一大”上提出來的。孫中山先生研究了俄國十月革命的經驗之后,提出國民黨應該“以俄為師”,中國與俄國可以開展友好合作。見《孫中山三大政策的內容是什么》,http://www.xuexila.com/lishi/renwu /minguorenwu/42676.html。

  [9]《蘇聯出兵東北,斯大林讓30萬關東軍痛不欲生,這個人功不可沒》,https://item.btime.com/m_2s21pdzrt1b。

  [10]《揭秘抗日戰爭期間你所不知道的蘇聯援華空軍》,http://mil.m4.cn/2015-05/ 1274104.shtml。

  [11]《揭秘抗日戰爭期間你所不知道的蘇聯援華空軍》,http://mil.m4.cn/2015-05/ 1274104.shtml。

  [12]《來自北方的雪中送炭,抗戰初期的蘇聯援華溯源》,http://www.360doc.com/content/18/0401/07/18841360_741935117. shtml。

  [13]《來自北方的雪中送炭,抗戰初期的蘇聯援華溯源》,http://www.360doc.com/content/18/0401/07/18841360_741935117.shtml。

  [14]《1945年蘇聯紅軍出兵東北:24天擊斃日軍8.3萬人》,http://mil.sohu.com/20140917/n404385441.shtml。

  [15]習近平:《在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大會上的講話》,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15-09/03/c_1116456504.htm。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晨鐘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k101)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不敢“破網”,“操場埋尸案”真相的意義就是零
  2. 文革造反派五大領袖之一王大賓病逝,愿一路走好!
  3. 小議“不惜一切代價”
  4. 張延忠:紀念好友王大賓
  5. 沒有歷史感的正義是短暫的,沒有實據的憤怒是愚蠢的,評最近兩件熱聞!
  6. 從電影《八佰》被迫取消看歷史虛無主義市場的萎縮
  7. 毛主席與郭沫若的和詩
  8. 關于“打飛機”的事情......
  9. 駁聶華苓對丁玲的難詰
  10. 香港到底需要什么?
  1. 大褲衩里有投降派——說說央視6臨時改播電影《黃河絕戀》
  2. 王大賓揪斗彭德懷始末
  3. 曹征路:你想多了嗎?
  4. 假如當年“一切經過統一戰線,一切服從統一戰線” ——香港“修例”風波聯想
  5. 憤慨:香港警察總部被暴徒包圍
  6. 美國這次要動用核武級的大殺器了,中國如何應對?
  7. 韓東屏 | 中國的農業道路: 從毛澤東到鄧小平——關于中國未來的思考
  8. 黃炳松校長,你咋還在買菜呢?
  9. ?如何正確理解中央的表態
  10. 不敢“破網”,“操場埋尸案”真相的意義就是零
  1. 大褲衩里有投降派——說說央視6臨時改播電影《黃河絕戀》
  2. 炒作胡耀邦“批示逮捕”政治局委員之子可以休矣
  3. 中國共產黨是打出來的!——欣聞魏鳳和將軍的宣戰書有感
  4. 周恩來、博古、張聞天等為什么隱瞞“交權”的事實
  5. 報應不爽,原新京報社社長落馬
  6. 淮海戰役功勞誰之最——兼述被淡化被抹殺的我軍戰時基層政治工作
  7. 木蘭從軍慘遭強奸:這就是“黃金時代”?
  8. 望長城內外:鄧小平有沒有說過“跟著美國的國家都富了”?
  9. 離開央視的名嘴們究竟都怎么了?
  10. 中國芯片、操作系統、大飛機和汽車是怎樣被美國欺騙扼殺的?
  1. 誰在上甘嶺刻下的——“中國人在此!”
  2. 憤慨:香港警察總部被暴徒包圍
  3. 大褲衩里有投降派——說說央視6臨時改播電影《黃河絕戀》
  4. ?如何正確理解中央的表態
  5. 文革造反派五大領袖之一王大賓病逝,愿一路走好!
  6. 憤慨:香港警察總部被暴徒包圍
守车人试玩